热心市民陈女士

没有故事只有酒

余生与你 05

前文  01 | 02 | 03 | 04

05 与你相拥,在无人的街

天色渐渐暗下来,大致参观完校园,老王又带着忽悠进了教学楼。楼里的装潢很漂亮也很有格调,到处都洋溢着学术的气息。
这个时间楼里没什么人,忽悠看着一间间的教室,有点怀念以前还在念书的时光。
“我感觉都好久好久没进过教室了,上学就像是上辈子的事一样。”忽悠感叹道。
“那带你去教室里坐会儿?”老王问。
“行。”
他们来到走廊尽头,找了一间只有四五排桌子的小教室,老王瞅了瞅没人,就推开门进去了。
桌椅都是木质的,有的散落着一两本书。教室前方的白板上留着一串英文,仿佛是刚刚才下课。
“咳咳,上课了啊,坐好。”老王支在讲台上,一副大学教授的正经样子。
忽悠配合地坐在讲台下的课桌旁:“王老师好~王老师要给我讲disness吗?”
老王眯着眼思考了一会儿:“我想起来一个特别老的梗。”
忽悠:“什么梗?你的梗有不老的吗??”
老王:“怎么跟老师说话呢,罚站啊。”
忽悠:“好好好,您说的都对……不是不是,您的梗一点儿都不老,好了吧!”
老王满意了,转过身去掏出手机不知道在找什么,过了几秒钟,他对照着手机刷刷地在白板上写了一行英文加数字,展示给忽悠看。
“什么东西?”忽悠瞧着老王写的“128√e980”,有点疑惑:“你不是要教我数学题吧,我高中数学虽然超级厉害,但是现在都还给老师了呀……”
老王笑出了好看的酒窝:“你不知道这个吗?”
忽悠摇头:“不知道,没你老梗王知道的多好吧。”
老王笑笑不说话,拿起旁边的板擦把写好的字符上半部分迅速一擦,然后只见黑板上剩下了一串不那么规整,却能一眼就分辨出来的英文:I love you.
忽悠顿时傻眼,随即就记起确实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但是一时也没想起来。他看着那串英文,觉得自己又要脸红了。
老王看着台下呆住的人,觉得实在是太可爱了,又去禁不住去逗忽悠:“来,教你学英语。这句话认识吗?念给老师听一下,看看你发音标不标准。”
忽悠抿着嘴笑,拒绝道:“我要告诉校长去,你教坏小孩子。”
老王也不坚持,只是又拿起笔,在原来的句子上加工了几下,白板上的字就变成了:
GTR love huyoo.
忽悠迅速站起往教室门口走去,嘴里说着“没意思没意思下课了”,心里只想着赶紧离老王那个史诗级撩人怪远一点。
老王哈哈笑着叫忽悠别走,却没有立刻追上去。他拿出手机对着自己的“杰作”拍了一张照片,完成以后才过来找忽悠,忽悠赶紧假装无事发生,红扑扑的脸蛋儿却出卖了他。
老王“善解人意”地换了话题,问了一句:“要不要去大教室里坐一会儿?那边有自动贩卖机,给你买零食吃。”
忽悠点点头同意了,走着走着,老王就假装不经意地去牵忽悠的手。
忽悠:“……撒开。”
老王:“别说话不算话啊,楼里就不算学校了吗!”
忽悠:“我刚才说的好像是校园吧,校园校园,园!只能算院子里,屋里不算,撒开我。”
老王:“你说的学校!说话不算话,还是个男人么?”
忽悠挣扎着往前走:“5555我就不算男人了我,我要一刀杀了你……”
他们拉拉扯扯地上了楼,老王介绍说:“这一层是公教,上大课的地方,都是阶梯教室,”然后又把忽悠拽到一个教室后门停下,边推门边说:“来这个……我以前在这里上过……课……”
推开门的瞬间,一教室起码有四五十号人,各种发色的小脑袋齐刷刷地回头看他俩,他们顿时懵逼了。
因为正在播放幻灯片的缘故,教室里并没有开灯,只有讲台附近是亮着的。室内有些昏暗,而且当时静悄悄地没人讲话,导致他们以为教室里没有人。
忽悠有点尴尬,赶紧把手从老王手里抽了出来,正打算开溜,又被老王拉住,走了进去。
老王冲讲台上坐着的教授说了句“sorry”,拉着忽悠坐到了门边上的最后一排。
教授是个满头白发留着络腮胡戴着金丝眼镜的老头儿,司空见惯地冲他俩点了点头,便继续了讲课。
黑板上挂着幕布,正在放着一张照片,上面是浩瀚无垠的宇宙。
老教授不紧不慢地讲述着,嗓音低沉,神态认真,有种引人入胜的感觉。
然而忽悠吃了文化的亏,等他平静下来,仔细听了一会儿,并没听出什么所以然。他低声问老王:“这是上什么课呢?天文?”
老王:“对,应该是天文学的选修课,快下课了,咱们跟着听会儿。”
这时幻灯片切了一张,是无数灿烂的星体组成的银河系。
老教授又讲了几句,然后播放了一段视频。
刚开始是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男人走在荒凉的沙漠里,然后说了一串介绍性的话。忽悠用胳膊肘捣了捣老王:“翻译一下。”
正说着,视频里的男人停了下来,冲着观众们指着天边的一颗暗星说:“as measured from its beginning to the evaporation of the last black hole, life, as we know it, is only possible for one thousandth of a billion billion billionth billion billion billionth of a per cent. And, that's why, for me, the most astonishing wonder of the universe isn't a star, isn't a thing at all.or a plant, or a galaxy. It is a instant in time. And the time is now.”
老王贴近忽悠的耳朵,逐句同声传译:“从宇宙起源到最后一个黑洞消失,生命,正如我们所知,只有千万亿分之一的可能性。所以对我来说,宇宙中最惊人的奇迹,不是恒星,甚至不是任何一个物质。不是行星,也不是星系,而是时间里的一瞬间。那个瞬间,”老王看向忽悠的眼睛:“就是现在。”
这段话说完的同时,老教授按了暂停,学生们纷纷发出了感叹的声音。
忽悠觉得自己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他摸了摸自己的手臂,称赞道:“英语不错,兄弟。”
老王摇了摇头:“唉~你这个男人不解风情。”

从学校出来,附近还有一个森林公园,在老王的提议下,他们又一起去公园逛了逛。
到了公园门口,路灯都已经亮起来了。月亮悄悄在林间升起,两个人的影子被拉的长长的。
走过公园入口的石柱林,老王一边假装四处看风景,一边轻车熟路地去牵忽悠的手。
“你干嘛你?”忽悠眼疾手快地躲开:“臭流氓!”
老王笑:“这儿还没出我们学校呢,真的。这公园是我们学校后花园儿~”
忽悠:“……信你我也是该死了。”
“你这个人怎么能做事儿做一半儿……”
眼前是一个缓慢的长坡,忽悠撒开腿就往上跑去,老王在后边追:“小心点!你别摔了喂!”
两人打打闹闹走马观花地逛了一圈,眼看着就快十点了。
老王提议:“再看会儿星星?”
忽悠:“你哄女孩子呢!不看不看。”
老王:“才十点,回家吗?回家看电影也行。”
忽悠:“你不想回吗?”
老王:“兄弟!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要不哥带你去酒吧蹦迪?”
忽悠斜了一眼老王:“你别教坏未成年啊。我这辈子都没蹦过迪。”
“没蹦过才要去蹦一下!怎么样,哥带你去新鲜新鲜。”
“不去,要去你自己去。我要回家。”
最后两人各退一步,老王把忽悠带去了一个有点冷清却又很文艺的小酒吧。
他们坐在角落里,一人点了一杯稍带酒精的饮料。
酒吧里的灯光很暗,一个嗓音沙哑的女生在台子上唱歌。有情侣在舞池里抱在一起摇摇晃晃,有失落的单身青年在自斟自饮,女声性感的烟嗓,头顶迷幻的灯光,以及两人期艾的眼神,不知为何让忽悠觉得自己轻飘飘的。
大概是喝醉了吧。他想。
他们本想只待一会儿就走,没想到交谈中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就到了凌晨。
人群散尽,醉醺微酣,他们互相拉扯着走出酒吧门口。忽悠刚脚步虚浮地踏上水泥路,就被老王一把扯过压在了墙面上。
“昨天……不对,前天我问你的问题……你考虑好了吗?”
他们额头相抵,带着酒气和那么一点儿甜香的呼吸纠缠在一起。
刚刚喝的是什么味儿的酒来着,闻起来这么香的吗?不对……我现在是被壁咚了?忽悠脑子一时有点开小差,然后又被老王带着侵略的眼神拽了回来。
“给个痛快话呗,”老王一手摸上忽悠的脸,强迫两人视线相对:“喜不喜欢我?”
忽悠却没有废话,一把拽过老王的衣领,略带凶狠地吻了上去。
他们相拥在凌晨三点的温哥华街头,画满涂鸦的小巷,安静摇曳的星光,在忽明忽暗的路灯下,接了一个冗长的吻。

——————
昨天这一波究极难受了,心疼我忽忽和王哥。希望他们的感情不会被影响。爱他们,相信他们。
也爱所有善良的忘忧er♡(*´∀`)人(´∀`*)♡

Ps:文里的一大段英文来自BBC纪录片《宇宙的奇迹》

评论(9)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