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陈女士

没有故事只有酒

余生与你 04

前文  01 | 02 | 03 | 

04 与你漫步校园,共度日落

夜间有些起风了,树叶沙沙地响,偶尔传来虫鸣和飞鸟拍打翅膀的声音。忽悠很久都没有这么和大自然亲近了,风流淌过帐篷带来的轻颤和凉意都让他有莫名的舒适感。
老王依旧是安安静静的,忽悠回想着他们的对话,渐渐睡意上涌,陷入了梦乡。
清晨,老王先醒了,他轻手轻脚地出去,帮忽悠准备好洗漱的东西才叫忽悠起床。
“起来了,宝贝,”老王拍了拍他露在外面的手背:“来湖边洗脸。”
忽悠迷迷糊糊地醒来,老王就转身出去了。
他们醒的早,湖边只有一两个人在。等忽悠找到老王,老王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
他的刘海老老实实地贴在额头上,还有几缕被压到翘起来的呆毛,整个人都显得萌萌哒。
于是忽悠冲着老王笑了起来。
老王也被传染了,问:“笑什么呢?”
忽悠:“还是第一次见你把刘海放下来的样子。”
老王冲忽悠眨了眨眼:“喜欢吗?”
忽悠拍了拍老王的肩:“你有你的男朋友,我有我的小奶狗~”
老王:“?”
忽悠拿起牙刷:“不是很奶,但是很狗~”
老王这才听出来是在骂他,笑着说了句滚,就打算去整理发型了。刚走了两步又反应过来,回过头说:“你的小奶狗?”
忽悠认认真真地刷起牙来,不理他了。
离开的时候,忽悠还是坐在老王的副驾驶,一起来的两位小姐姐也换了人,变成了一对小情侣。他们和老王时不时地聊两句,忽悠一直没有搭话,只是欣赏着车窗外的风景。
旷野的风轻抚着路旁的草木,晨间的雾气还没散,仿佛和淡云交织在一起,堆积在遥远的山脉顶端。
忽悠入神地看着,可能是昨晚睡得晚了,不知不觉的有点困意。他打了个哈欠,才注意到老王一直在后视镜里看他。
“困了?睡会儿吧。到了我叫你。”老王说。
忽悠嗯了一声,合上眼打算眯一会儿,结果真的睡了过去。

小情侣下车的动静吵醒了忽悠,他匆匆和他们道了个别,老王的车子又发动起来。
“睡的还挺香啊你。”老王笑着说。
“嗯……我好像还做梦了。”忽悠揉了揉眼睛。
“梦见什么了?”
“我也不太记得了。我们现在去哪儿?回家吗?”
“嗯,先回去吧,晚上再带你出去玩儿。”
“晚上?”忽悠瞟了一眼老王。
“你又想什么呢,我是正经人。”老王严肃地看回去。
忽悠从善如流:“对对对,你最正经好吧!那你打算带我去哪?”
“去浪漫的土耳其。”
“再给你一次机会。”忽悠警告道。
老王看着忽悠,语气柔和下来:“……去我学校。想带你看看我这几年生活的地方。”
“……好。”

下午,他们两个用过餐之后,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开始了行动。
老王的学校离他住的地方不远,开着车没一会儿就到了。
整座校园的建筑依山势地貌而建,远看一片葱郁,楼宇之间完全串联在一起,随地势起伏而高低错落,掩映在森林之中。给忽悠的感觉似乎没有想象中那样磅礴的气势,相反让人觉得很柔和,仿佛是和自然融为了一体。
他们下了车,老王带着忽悠走在林荫路上,偶尔路过几个戴着耳机和捧着书本的年轻人。
老王一边走一边给忽悠介绍学校的历史、人文,讲他的校园生活,学校设计者传奇的人生,引经据典滔滔不绝,忽悠听得津津有味。
有说有笑的走了一会儿,他们就到了主楼附近。那建筑横卧着围在湖上,随着山势错落有致,实的水泥和虚的玻璃交映,更像是躺着的摩天大楼。
两人也有些走累了,就来到湖边草地上的长椅坐下。风景很好,远山借着柱廊透露出来,能看见终年不化的积雪。距离他们不远的空地上有几个男孩子在玩儿滑板,还有两三对情侣们依偎着坐在一起,面朝着湖的方向低声交谈。
“觉得这儿怎么样?还行吧?”老王问。
“很棒啊。”忽悠环顾着四周,点点头:“名牌大学就是流批哈!”
老王被夸的很舒服,还谦虚了一下:“没有没有,也不算太名牌吧~”
忽悠忍住了想给他一个白眼的冲动,掏出手机来拍了几张照片。
然后在自拍的时候,老王的脸突然出现,强势入镜。
忽悠又配合地找了找角度,两个人合了一张影。
“帅不帅,我看看。”老王脑袋伸过来,忽悠咔嚓锁了屏幕,把手机揣回兜里:“不给。”
老王:“行。那你留着在被窝偷偷看吧。”
忽悠:“回去我就给你打上马赛克,哼。”
老王:“……”
拌了会儿嘴,老王问忽悠:“口渴吗?”
忽悠:“有一点。”
老王:“那你在这里不要走动,我去给你买瓶水。”
忽悠戏瘾上身,可怜巴巴地:“……你可一定要回来啊。”
老王本来都站起来了,没想到忽悠会来这么一句,又坐了回去:“……那要么咱俩一起去?”
忽悠:“我要一瓶可乐,谢谢。”

老王提着一瓶矿泉水走回来,看见忽悠正靠在长椅上,低着头玩儿手机。
落日西沉,暖橘色的晚霞在湖面染出跳跃的波光,忽悠夕阳下的身影也被勾勒出一个金色的轮廓。老王在不远处停住,然后对着忽悠拍了一张照片。
旁边一个金发的帅哥诧异地看了老王一眼,老王理直气壮地:“He's my boyfriend,what's wrong?”
说完,他径直走到忽悠身边一屁股坐了下去。
忽悠瞅了一眼递到脸前的矿泉水,嫌弃地说:“老子要的可乐呢!”
老王:“没卖的。”
忽悠:“屁。你就是不想给我买!”
老王:“怎么可能呢宝贝,那不是不健康吗?”
忽悠:“……不许这么叫我。”
老王笑:“没事儿的,别人又听不懂。”
忽悠炸毛:“我能听懂!!”
老王赶紧哄:“好好好。来我给你拧开。”
忽悠:“不需要。”说着他自己拧开盖子喝了一口,才想起来问:“你怎么就买了一瓶?”
老王大马金刀地仰在长椅的靠背上:“想跟你间接接吻,行了吧。”
忽悠马上往旁边挪了一尺远,假装哭泣:“救命,有变态,1551,QAQ”说完还揉了揉眼睛。
老王gay得开心,正嘿嘿笑着,忽悠“啊”地叫了一声。
老王顿时紧张地坐起来:“怎么了?”
忽悠:“我好像把隐形眼镜揉掉了。”
“啊?你确定?”
“嗯……肯定是掉了,看不清楚了,”忽悠就要起身:“得找一下……”
“你别动,”老王把忽悠摁了回去:“我来找。”
他先是大概扫了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来到忽悠身前,蹲下 身仔仔细细地在草地上找起来。
他几乎是一棵草一棵草的看过去,时不时地拨开草叶,把可能落到的边边角角都地毯式的搜索了一遍。几分钟过去,忽悠低头看着脚边蹲着的人,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老王检查完草地,又细细看了一遍长椅的扶手、忽悠的裤脚和鞋面,最后无奈地把胳膊搭在忽悠的膝盖上:“没有。”
忽悠去拉老王:“没有就算了,我戴框镜就好,别找了。”
老王还不死心:“肯定在的,我再找一遍。”
忽悠抓着老王手腕:“别,别找了,没事……回头我再配一副不就得了……”
老王忽然稍稍起身:“别动!”
忽悠顿时不敢动了,只见老王从他侧边的衣角上,小心地摘下一片折在一起的隐形眼镜。
“……我靠,”忽悠伸出手去拿:“怎么粘在衣服上的……”
老王却没直接给他:“眼镜盒带了吗?”
忽悠赶紧从裤兜里翻找出来打开,老王把镜片放进去,又拧开矿泉水瓶盖:“手伸过来。”
忽悠配合老王把手冲了冲,然后又用护理液洗了洗镜片。老王打开手机调出照相机,再次蹲下帮忽悠举着,让忽悠顺利把眼镜戴了回去。
“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老王仰着头看忽悠,抬手从忽悠眼角轻轻抹去水珠。
“没事……挺好的。谢谢……”忽悠闭上眼睛转了转眼球,适应了一下。
再睁开眼,就看到老王还是蹲在眼前,两人的姿势非常奇怪。
“你还不快起来……”忽悠被老王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偷偷瞅了瞅周围的人,确定没有人注意他们,才放下心来。
老王知道忽悠害羞,故意逗他:“怎么谢我?这样吧,你亲我一下我就起来。”
忽悠:“那你就蹲着吧你!”
老王发挥了他强大的碰瓷精神,干脆单膝跪在忽悠的脚背上,两条胳膊搭在忽悠的大腿:“快点,亲哪儿都行。”
忽悠心里想真是哔了狗了,但是又拿老王没办法:“……能不赖皮吗!”
老王笑嘻嘻地看着忽悠,明明是放低的姿态,却又强势不容拒绝。
这时,不远处滑滑板的小哥冲他们吹了一声口哨,然后忽悠成功的脸红了。
确实,他们的姿势在外人看来,简直就像老王在跟他求婚一样。
“你你你……先起来,我欠着,好吧?”忽悠去拉老王的手,被老王反握在手心里:“不好。那要不就这样,从现在开始,我们在校园里都要牵着手,怎么样?”
忽悠只能先屈服,他小声地:“只在学校……”
“Ok~”老王痛快答应,牵着忽悠站起来,也顺势把忽悠拉起,离开了湖边。
他们十指相扣,漫步在校园怡人的景色里。
两个又高又帅的男孩子走在一起总是吸引旁人目光的,忽悠开始还有些在意,但是老王坦然的态度给了他莫大的勇气,让他能无视偶尔投来的视线。
老王一路带着忽悠往比较有校园特色的地方走,到了一处有着现代风格的雕像前,落日已经堪堪挂在山顶,马上要完全下沉了。余下天边的晚霞还有温暖的亮色,就连水泥建筑都添了一抹柔情。
他们依然牵着手,坐到台阶上安静地欣赏了一会儿落日,直到满天的彤云都褪去。
“我与你共度了一个日落。”老王看着忽悠的眼睛,认真地说。 

忽悠没有回答,只是将头轻轻地靠在了老王的肩膀上。


——————
这篇本来就是想多啰嗦一些两人相处的,节奏会有点拖。
另外最近在准备考试,会更的有点慢。
(´▽`ʃ♡ƪ)

评论(7)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