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陈女士

没有故事只有酒

余生与你 03

前文  01 | 02 | 

03 与你围坐篝火,载歌载酒

山雨来的快去的也快,老王慢吞吞地走在林间湿漉漉的空气里,脑子飞快地运转着。
生气了?他想。确实不该这么冲动的……明明早就想好了,这次如果忽悠真的来加拿大,就要趁机会好好地、认真地向他告白,先带他去僻静的大自然里走走,同吃同住几天巩固一下感情基础,再带他到海边经历惊心动魄的水上项目,让他感受一下本人的男友力,最后带他去漫山遍野的花海,在浪漫的气氛下向他表明心意,搞不好还能直接到二垒……等等……二垒?
老王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巴,轻轻笑起来。
是进展快了点,但是……感觉还不错。起码忽悠没有用力推开我然后给我一拳,这就证明有戏,对吧。
老姓大萝北同学站在营地边缘的大树下,陷入了沉思。
怎么办呢?我的大宝贝不高兴了,怎么哄呢?他想起了刚认识的时候,也曾小心翼翼地藏着心思,半真半假地慢慢试探,是忽悠不设防备的接受和带着一些羞怯的回应让老王一点点确定,自己不是没有可能的。
他看到过那么一句话,说如果你带着爱意去试探一个人,对方如果表现出来的不是尴尬和厌恶而是害羞,那么你多半是有戏的。
于是老王的胆子逐渐大起来,送礼物,要地址,故意去撩别的妹子再费心思去哄,动用兄弟们制造惊喜,学忽悠喜欢的情歌唱给他听,当着百万人的面说爱他,欣赏忽悠害羞得乱了阵脚的样子。
“爱你很久很久,一直都爱。”看起来好像是随口说说,其实藏着的真心昭然若揭,只是看对方愿不愿意相信。
那个小傻子这下该明白了吧?
虽然觉得忽悠应该不至于太生气,老王还是不敢大意,既然是自己的锅,还是弥补一下吧。这么想着,老王朝着人群中走去。
男孩子们在摆地灯、搭木头,为一会儿的篝火晚会做准备,老王四处望了望,没看见忽悠的身影。他搭过一个小兄弟的肩膀,问:“我们家忽悠呢?”
小兄弟:“噫~刚才看跟妹子们聊天呢,现在不知道去哪儿了。”
老王又去湖边找妹子们:“看见忽悠了吗?”
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姑娘回答:“刚才说要回车上换眼镜,应该还在车里吧。”
老王谢过小姑娘,刚要去找忽悠,就被拉走干活儿去了。
算了,一会儿再说吧,正好给他一点时间。老王心想。

再说忽悠,从小屋里晕头转向地出来后,跟着前面的小姑娘一路回了营地,脑子就没转动过。
直到小姑娘让他搭把手从车里拿东西,他呆呆地“啊?”了一声,然后才感觉到嘴里有个东西。
是刚才的口香糖。
现在才尝出来,是含片式的糖块,带着清新又香甜的西瓜味,在他俩的“唇枪舌战”中,已经融化成了薄薄的小片儿。
当着女生的面吐出来忽悠又有点不好意思,只能先把它藏在舌头底下。只是那甜味不断地刺激着他的味觉神经,提醒他刚才发生了什么。
“行了,你去那边帮忙吧,这边交给我们就好了。”女孩子们陆续聚齐了,忽悠又被指挥到旁边去生火。刚蹲下,他又想起来老王不让他靠近火苗,又站了起来。
“我去换下隐形眼镜……一会儿再过来。”忽悠扔下一句话,朝停车的地方走去。
老王的车没锁,他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
终于逃开了人群,忽悠放松了些许,他嘴里的含片早化了,只剩心里还是黏黏的一片。他将刚刚才降下温度的脸埋进了手心,叹了一口气。
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在的心情,说不上是生气还是怎样,总之是一团乱麻。
那个狗贼太过分了,真想一刀sa了他。
忽悠缓了一会儿,摁亮了车里的灯,找出眼镜盒来换眼镜。老王已经细心地把他要经常用的东西放在了外面,眼镜盒,纸巾,口香糖,忽悠的备用手机,零钱包,让忽悠不管找什么都很方便。
刚刚换好,车子外脚步声响起,驾驶位的门被拉开,有人坐了进来。
是老王。
忽悠又开始想逃跑,他甚至不敢看向老王那边,手警惕地搭在了车门上。
然而老王并没有说什么,他只是递过来一个东西,语气平平:“不要你的手机啦?”
忽悠接过,老王似乎仔细看了一眼忽悠的脸,也可能没有,接着就下车走远了。
忽悠又松了口气,解锁屏幕,发现了两条未读消息。
“别在车里呆太久,马上出来吃饭了。”
“晚上可能会有点凉,你把后座上包里的衣服拿着。”
忽悠回头看了一眼,果然有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那里的包。
……狗贼。忽悠轻轻骂了一句。

夜幕四合,年轻的人们围坐在篝火旁喝着啤酒唱着歌,欢声笑语回荡在寂静山林里,偶尔惊起一只飞鸟。
忽悠跟着喝了几口,但是实在喝不惯,就改喝饮料了。他坐在老王的斜对面,左右是两个活泼的小姑娘。
大家都很开心,抱着吉他的小哥和捧着手鼓的妹子为大家倾情伴奏,大部分人都表演了节目,剩下的就来回推脱,说自己五音不全,忽悠就是其中一个。
“来来来唱一个!你看你长得这么帅!唱歌一定很好听!”
“不不不不真不行,我唱歌真要命……”忽悠笑着拼命推脱,说什么也不唱。
“哎哟,来嘛~随便唱两句呗,又没人笑话你。”旁边的妹子催他。
忽悠头摇得像拨浪鼓,终于还是求助地看了老王一眼。
老王这才笑眯眯地放下手中的啤酒瓶,然后说了一句:“我来唱吧!”
大家的目光纷纷投过去,开始拍手叫好。
老王跟弹吉他的小哥沟通了一下,然后前奏响起,老王好听的声音传来:
“如果有一天 我回到从前
回到最原始的我
你是否会觉得我不错
如果有一天 我离你遥远
不能再和你相约
你是否会发觉 我已经说再见
当你的眼睛 眯着笑
当你喝可乐 当你吵
我想对你好 你从来不知道
想你 想你 也能成为嗜好
当你说今天的烦恼
当你说夜深 你睡不着
我想对你说 却害怕都说错
好喜欢你 知不知道”
老王全程都专注、深情地唱着,眼神穿过篝火,似乎带着比火焰还高的热度,流连在忽悠的方向。
也许别人不知道,但忽悠明白老王这是在唱给谁听。歌词里的每一个字都像打在他的心上。往日时光里两人互动的场景、暧昧的对话、还有刚才黑暗中的吻,一幕幕像电影一样随着歌声掠过脑海,害他的刚平复的心情又乱得一塌糊涂。
老王声音本就好听,歌声又带着感情,一曲结束所有人都沸腾了。
“哇~是心动的感觉!”忽悠身边的小姑娘和她一旁的小姐妹倒在一起,作西子捧心状:“太帅了吧!!”
“啧啧啧太苏了太苏了,玛丽苏男猪脚今天非你莫属!”
得到一致好评的老王得意地接受着大家的赞美,和周围的小伙伴们不停干杯,等一轮酒喝过去,他忽然又提高声音看向忽悠,大声问:“好听吗?”
忽悠被他问得一愣,感受到周围的视线,又不得不回他的话:“好听好听~”说着还鼓了鼓掌。
老王冲他举了举手里的酒瓶,做了一个干杯的动作,然后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太狡猾了。忽悠默默地想。

月亮悄悄地爬到了天空中央,眼看着到了睡觉的时间。
忽悠和大伙儿洗漱完,磨磨蹭蹭地走向他们两个的帐篷。
老王早就躺下了,面朝里玩手机。
忽悠惴惴不安地走过去,挨着老王躺下。
他们一句话都没说,各自玩了一会儿手机,然后老王冲他说了一句晚安,就放下手机睡了。
忽悠也放下了手机,不知为何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二十分钟过去了,忽悠还是没有睡着。
他翻身偷偷看了一眼身旁的人,老王睡得悄无声息,仿佛不存在一样。
又过了十几分钟,忽悠终于坚持不住,坐起来蹑手蹑脚地拉开帐篷,走了出去。
他也不敢走远,只是又回到了湖边奄奄一息的篝火旁,扔了几块木炭进去,坐在一旁手里拿着树枝发呆。
下午的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让忽悠一时有些想不清楚。
他一直都把老王当做一个高质量的挚友,老王本人有多优秀不必多说,重点是老王给他的感觉很舒服,日常的对话也好,直播时的互动也罢,老王总是能恰到好处地让他开心,更别说还有他受到委屈时的维护,他情绪低落时的陪伴,他有些小成绩时的吹捧。
老王一直是他的头号粉丝,是他的捧场王。
老王对他的好,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他总是默默地记在心里。以前不管再怎么互相叫对方宝贝、说爱你、给麦吻,忽悠都没有当真,甚至在漫长的时间里,他渐渐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
成人的世界里,认真就输了。
到现在才发现,有些感情不是不想当真,是不敢。不敢确定对方的话是不是一时兴起、逢场作戏,就算假话中只有那么万分之一的真心,他也不敢去确认。
他渴望,他也害怕。
所以老王突然用行动告诉他,嘿兄弟,我是认真的,忽悠第一时间也仍然觉得是对方在开一个和往常一样的暧昧玩笑,只不过是有些过头罢了。
他还是不敢确定。
忽悠听着火堆里木块碎裂的声音,轻轻叹了口气。
身后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忽悠回头,一件衣服被披到了肩上。
老王还递了一瓶水过来,然后坐到了他身旁。
“叹什么气呢?”老王问他:“我让你这么难受吗?”
忽悠小幅度地摇了摇头,却没有答话。
老王看着忽悠,忽悠低着头,只是盯着跳动的火苗。
“对不起。”老王认真地说。
忽悠忽然就有点心酸,他终于转过头去对上老王的目光,然后有点磕磕绊绊地说:“我不……我不是想要你道歉……我,我没有生气。”
老王点点头:“我知道。你说过你从来不生气的。”
忽悠坚持不住地移开视线,等了几秒,他又泄气了:“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老王耐心地等忽悠组织语言,两人一起沉默地盯着又重新唤起生机的火堆,谁都没有说话。
终于,忽悠像是鼓起了勇气一样,侧过脸去说:“我没有生气。我只是,我只是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我……不确定……”
“我喜欢你。”老王打断了忽悠,他的声音不大,态度却很坚定。
“我想了想,确实是我的问题。我一直都没有和你说清楚。然后今天还……我没有忍住,对不起。”
忽悠感觉自己的耳朵热起来,他动了动嘴唇,却没有说出一个字。
老王接着说:“本来,这次让你过来温哥华,就是想找机会和你表白的……怪我。”
这下好了。忽悠本来还在想,老王有可能说只是开个玩笑,以后也可以当那个吻没发生过,没想到老王直接肯定了忽悠心底那个不敢正视的答案,让忽悠整个人都傻了。
忽悠消化了一会儿,才摇了摇头:“哎……我都说了不需要道歉……”
“嗯,”老王眼底都是温柔:“那我说我喜欢你,你的回答呢?”
忽悠感觉自己像是整个人都要跟着眼前的篝火一起燃烧起来,心里烫的不像话。他又沉默了几秒钟,才小声的说:“我考虑一下……好吗?”
“好。给你一分钟。”老王说着就掏出了手机开始掐时间。
“???”忽悠赶紧抗议:“不是……神他妈的一分钟?喵喵喵??”
老王:“你还有五十秒。四十九,四十八,四十七……”
忽悠:“……”
忽悠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回帐篷睡觉去了。
老王跟着站起来,笑着尾随在忽悠身后。
两人一前一后躺下,忽悠刚要合眼,手机叮咚响了一声。他拿起来一看,是老王。
花心大萝北:晚安宝贝,我爱你
敌军太强大,防御力为零的忽悠感觉自己已经倒地不起,没有残血反杀的可能。
老王发完这一条,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然而过了几秒,他感到枕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他拿起一看,屏幕上显示着未读消息:
宝贝儿:晚安

——————
本来是打算七夕发凑个热闹的,可是紧赶慢赶没写完……我爱啰嗦,啰嗦使我快乐(○’ω’○)

大家半周年快乐!

评论(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