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陈女士

没有故事只有酒

余生与你 02

前文 01 | 

02 与你在山风里奔跑,黑暗中亲吻

“累不累?”
“要不要先洗个澡?”
“饿吗?先洗澡还是先吃饭?”老王把忽悠领进门,一边帮忽悠放行李,一边问了一串问题,忽悠却一直没理他。
“干嘛呢!”老王从客房出来,隔着楼梯的栏杆往下一看,才发现忽悠已经和猫咪们滚作一团了。
“哇,哇哇哇!喵~”
“哇,好可爱啊你~”忽悠坐在地上,把老王的猫一只放在腿上一只抱在怀里,猫猫们似乎还有些抗拒地喵喵叫着,场面一度非常混乱。
老王从冰箱里拿出来专门给忽悠准备的冰可乐,拉开拉环插上吸管递给忽悠:“放过它们吧大佬。”
忽悠放下猫接过可乐,委屈巴巴:“它们为什么这么高冷?”
老王安慰他:“猫都这样,过几天你跟它们熟了就好了。”
猫咪瞬间就没影儿了,忽悠只好被老王拉了起来,歪倒在沙发上。
老王的房子里整洁干净,挂着纯色窗帘和文艺的画,素雅的家具搭配着暖色调的插花,还有舒适的沙发和风格一致的小块地毯,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单身男人的公寓。
“你真是个精致男孩,兄弟。”忽悠给了一句中肯的评价。
老王没接他的茬,又拿出来点儿零食,问忽悠:“累不累?先吃点东西再洗个澡睡觉吧?”
忽悠:“你应该说先吃饭还是先吃你。”
老王耸耸肩:“我说了,你没听见。”
忽悠:“喵喵喵?啥时候说的?”
老王:“所以你到底要先干嘛?”
最后墨迹了一会儿,忽悠还是被老王带去了浴室。
“这里有新买的牙刷,这是给你准备的毛巾,浴巾在柜子里,拖鞋在门后。”
“沐浴液洗发水之类的随便用,都在架子上,认识标签不?”老王走过去,逐个拿起来给忽悠说:“这个黑瓶子的是洗发水,红色的是沐浴液,嗯……这个小瓶子的是护发素,你带护肤品了吧?我记得你说过只习惯用自己的,我去给你拿过来?”
忽悠一一记下:“帮我拿过来吧,……谢谢。”
老王点头,又帮忽悠把水打开:“往左是热水,右边是凉水……”
忽悠:“知道了知道了……!不用把我当弱智吧喂……”
老王笑了笑,转身出去了,还不忘把门好好地带上。
忽悠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愣了一会儿,才开始脱衣服。
刚脱了上衣,就响起了敲门声。
忽悠:“没锁。”
门被拉开一条缝,老王一只手拎着忽悠放洗漱用品的小包,就这么递进来,也不说话。
忽悠接过,老王又把门轻轻关上。
忽悠不禁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仔细想了想,才腹诽:这一副对待异性的态度是怎么回事!
不过这个念头没有持续多久,忽悠认认真真地洗起澡来。
因为在飞机上吃过东西了,忽悠并不觉得饿,洗完澡就睡下了。十几个小时的航行确实令人精神疲倦。到了第二天自然醒,忽悠发现才六点多。
天蒙蒙亮,忽悠躺着玩儿了一会儿手机,七点过半才起床。
洗漱完,他想逗逗睡在楼梯上的猫,可惜它们还是对他爱答不理,忽悠只好放弃了。下了楼,看到老王正好端着两个盘子从厨房里走出来。
“睡得好吗?”老王把早餐放在桌上,又去拿杯子倒水。
忽悠走过去坐下:“挺好的。可能是因为累吧,一直睡到六点多。”
老王:“那就行。”
两人吃过早饭,忽悠问:“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老王:“怕你累,先休息一天吧,你说呢?”
忽悠没什么意见,跟老王窝在屋子里打了一上午游戏,又被老王带出去吃了午饭,领略了一下异国的建筑风格。下午两人逛了逛附近的超市,然后回家一起做了一顿晚餐,又看了一晚上电影。
只不过在选片子的时候差点没掐起来。
“不!看!恐!怖!片!”忽悠拍着沙发垫子。
“这个很有名的!再说有我在呢你怕什么!”老王坚持。
“不!行!!”忽悠去抢老王手里的pad,老王赶紧往身后藏:“试一下试一下!!是不是男人!”
忽悠:“不!快点给我!我来选!”
老王:“就看一会儿,你觉得害怕咱就关了好吧?”
忽悠:“不行。”
老王:“我把猫抱过来?给你抱在怀里好不好?”
忽悠:“……”
老王:“考虑一下?”
忽悠:“你先给我抱过来。”
老王:“你先答应我看恐怖片。”
忽悠:“不看了!”说着起身就要走。
老王发挥了他优秀的手速,一把把忽悠拉了回来,pad交到忽悠手里,认输了。

第二天,两人早早起来,忽悠看着老王收拾了满满一包东西放进了车后备箱,又从车库拖出另一个更大的包塞了进去。
忽悠:“这是什么?”
老王:“帐篷,不是说带你去野餐吗?”
忽悠:“哦……不好意思没见过。”
老王拉开车门:“上车,咱们走。”
他们先去了老王的一个朋友家集合,大概又来了八九个人,大家一起出发了。
他们的车上又坐进了两个小姐姐,一路上和他们说说笑笑,两个小时很快过去,停在了一处僻静的林间湖畔。
大家纷纷下车,生火、搭帐篷、在湖边洗菜准备烧烤,井井有条的。
忽悠也加入其中,和男生们一起干些力气活儿,到了生火的时候,老王却拦住了他:“你去帮妹子们吧,我来。”
周围响起了一片“哟~”和口哨声,老王怕忽悠尴尬,赶紧解释:“他戴隐形眼镜,不能靠明火太近,”说着拉过忽悠往湖边走:“你去把咱们包里的吃的东西也拿出来吧,离火和水都远点。”
忽悠:“okok~”
老王又回去帮忙,身边的一位小哥冲他挤挤眼:“这就是你那位……小主播?嗯?”
老王:“……谁跟你说的。”
小哥:“哇得了吧,谁还不知道啊?是不是各位?”
周围一片起哄的笑声,老王干咳了一声:“咳,你们收着点啊,他脸皮薄,谁给弄生气了别怪我不客气啊。”
又是一片“啧啧啧”的感叹声,老王笑着摆摆手:“别闹,我们就是朋友,什么都没有。”
“你想有就有了呗~”小哥手搭上老王的肩膀,接着揶揄他:“我看那小主播也挺可爱的,你俩挺配,哈哈哈……”
老王把那人的手拍下去:“去去去,别这么叫他。”
说完把手里的树枝一扔,转身往湖边走了。

吃过午饭,大家围坐在一起玩游戏,都是年轻人,忽悠很快就和他们混熟了。他们一起玩桌游,打牌,后来还有小哥哥抱着吉他给大家唱歌,一下午欢乐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
微风轻拂,温度适宜,阳光、远山和湖水,还有青春洋溢的欢笑声,让忽悠久违的放松,心情很愉快。
到了傍晚,眼看着天要黑了,却飘来一朵乌云,好像要下雨。
“不会真下雨吧……”老王担忧地看看天边:“天气预报没说下雨啊……”
说着,山风就卷着细碎的雨点袭来,大伙儿纷纷恋恋不舍地站起来往树林里躲去,老王也只能叫上忽悠赶紧跟着大家一起避雨。
“要不,回去车上?”有人提议。
“车上多没意思,我知道这儿有个护林小屋,走走,跟我来。”有个男生一边说着一边招呼大家往树林深处去,大家还都积极地响应了。
忽悠有点犹豫,他看了一眼老王,老王知道他的意思,问他:“回车上?”
这时大家都已经开始小跑了,有几个人还在催他俩跟上。
忽悠放弃了:“算了算了,一起去吧。”
果然没走多远,他们就看到了一个有些破旧的木屋。
为首的男生兴奋地一把拉开虚掩着的门,冲了进去。后面跟着的小伙伴们鱼贯而入,忽悠和老王是最后进去的。
屋里一片漆黑,本来是窗子的地方被木板封的严严实实,看得出来是已经很久没人来过了。
老王带着忽悠站在一进门的墙角,屋里的人们纷纷掏出了手机照亮,一时间也没有那么黑了。
忽悠也拿出了手机,调出手电筒照在眼前的地面上。
他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室内要比想象中的大一些,站着十几个人也不是很挤,但是破败不堪,四周的墙面都是开裂的木片,地上也都是厚厚的尘土,和散发着腐朽气息的植物。
屋顶上时不时漏进几滴雨水,人们分成了两三个一堆,依偎在一起。幽暗的环境里,看不清彼此的表情。
忽悠不由地离老王更近了一些,夏天的衣物单薄,隔着几厘米的距离,能感觉到老王淡淡的体温。
老王主动拿过忽悠的手机,帮忽悠照着亮,然后在别人看不到的身侧,轻轻握住了忽悠的手腕。
忽悠呼吸一滞,还是没有挣脱,任由老王握着。
这时,突然有人提议讲鬼故事。
小屋里马上热闹了起来,大家一致赞同,女孩子们也没有反对的。她们有的和男朋友搂在一起,有的紧紧抱着闺蜜,有的男孩子也互相搭着肩膀,还没等忽悠做好心理准备,一个男生就站到屋子最中间,绘声绘色地开始讲起了鬼故事。
胆子大的人们纷纷熄了手机的灯,到最后整个屋子就只剩和他们对角的墙角处还亮着。但是距离不是很近,那边的光根本照不到他们。
“我靠……”忽悠小声嘀咕了一句,就听老王在身后轻轻地笑了。
“……你,”忽悠转头刚想骂人,老王却松开了他的手腕。这下忽悠有点小慌,他又不自觉地往老王那边靠了靠,然后就感觉到老王往他耳朵里塞了一个什么东西。
是一只耳机。
老王掏出自己的手机,放了一支轻快的rap。
“我能不能够在你身旁为你挡风遮雨,”
“每一个清晨在你耳边对你say goodmorning,”
“想和你一起呼吸所有风景里的空气,”
“平凡的生活里请让我给你创造惊喜~”
老王把另一只耳机自己戴着,又调大了些音量。他把光亮也灭了,顺手把忽悠手机装进自己兜里,然后堂而皇之地牵起了忽悠的手。
忽悠感觉自己的脸偷偷地烧起来,掌心传来的温度和耳机里的情歌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屋子中央的小哥哥讲的什么故事,他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忽悠手指稍稍用力试着往外抽了抽,老王就攥的更紧了。
就一会儿,这里这么黑……忽悠安慰自己。
耳机里的音乐流淌着,忽悠觉得黑暗好像把他分离了开来,眼前的人群在做什么统统与他无关,世界里只剩下他和老王两个人紧握的手,和自己擂鼓般的心跳。
这时,故事好像讲到了高潮,妹子们小声的尖叫此起彼伏,气氛更加可怕了起来。
忽悠又下意识地往老王的方向靠过去,这下两人的肌肤相贴,肩并肩手牵手,仿佛一对亲昵的情侣。
忽悠转过脸去看老王,其实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屋里根本什么都看不清,但他还是看到了老王眼中的光亮。
老王似乎抬手往嘴里放了个什么东西,忽悠正想吐槽说这家伙这个时候还不忘吃零食,然后下一秒忽悠就知道老王吃的是什么了——老王忽然站到他对面的位置,用空着的手捧上他的脸,然后直直地吻了下来。
是口香糖。西瓜味的。
忽悠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大脑瞬间当机,一片空白。等他想起来挣扎的时候,老王已经攻破了他的牙关,舌头灵巧地钻进来。
忽悠想推开老王,但是又怕动静太大被不远处的人发现。他一只手被老王攥着,只得抬起另只手推了推老王的肩膀,却软绵绵地使不上力气。
老王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细细地把忽悠的口腔品尝了个遍。
忽悠只好拼命地把老王的舌头往外顶——用自己的舌头。但这么一来好像是忽悠有所回应似的,压根没有起到什么正面的作用。
其实整个过程也没有持续多久,因为那时候小姑娘们已经花枝乱颤地陆续打开了手电筒,对角那个一直开着照亮的女生也坚持不住地往外跑,马上要路过忽悠他们的时候,老王终于放开了他。
那个女生拉开了门,第一个跑了出去,然后大喊了一声:“雨小多了!”
忽悠一把推开老王,摘下耳机扔到老王身上,跟着跑了出去。
老王等涌到门边的人都走完了才随着大伙儿来到屋外,这时忽悠已经没影儿了。
“完蛋,玩儿脱了。”老王心想。

——————
老王:委屈!明明手都让牵了!还使劲儿往我身上靠!结果亲亲还不高兴!!
忽悠:委屈!手都给他牵了!还敢得寸进尺强吻我!
臭流氓!呸!!

Ps:这里提到的Rap是Double face的《呼吸》,老王大概不是喜欢听rap的人,但是忽悠可能会喜欢,就当是老王专门为了给忽悠听而下载的吧

评论(3)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