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陈女士

没有故事只有酒

余生与你 01

01 你来了,我去接你

忽悠坐在窗边,手机摁灭了又亮,他看着停留在五分钟前的微信对话页面,不知道是期待还是担忧多一些。
花心大萝北:再考虑一下吧,宝贝?
忽悠:你说哥哥求求你
花心大萝北:……
花心大萝北:大爷!大爷来玩儿啊!
忽悠:……
忽悠:叫大爷不行,再说吧
花心大萝北:行
花心大萝北:哥哥求求你
忽悠:……哇
忽悠:就这么想我过去?
花心大萝北:嗯
花心大萝北:想你过来,真的
花心大萝北:再考虑一下,求你了
忽悠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快半个月了,老王一直在劝忽悠去加拿大玩儿,说自己快要回国了,想在最后的时间里带忽悠看看加拿大的风景。
一开始忽悠还以为是客套,后来又以为是老王在说着玩儿,直到老王提了一次又一次,起初是各种信誓旦旦的保证,说了一堆什么“你就买一张机票过来,剩下的都交给我”之类的话,然后又是各种景区和食物的图片诱惑,这几天倒好,直接开始连哄带求,忽悠终于招架不住了。
忽悠心软,受不了别人放下架子求他。
尤其是老王有一天下午给他发了一段长长的截图,是老王自己写的旅行攻略,忽悠需要自己带什么东西,第一天要干什么,第二天要去哪儿,每天怎么睡怎么吃,面面俱到,连天气和温度都查的清清楚楚。
忽悠打开世界时钟,看见唯一添加的温哥华时间:凌晨四点。
忽悠这才确定老王真的是认真地邀请他去玩,而不是说说而已。
于是从那开始,忽悠也在考虑去加拿大的可能性。他自己盘算了一下时间,推了几个一直犹豫、没谈拢的广告,还查了查去那边的机票。但是,对老王却一直没有松口,总说自己没有时间,太忙了之类的话,想说老王可能也就是一时兴起,只是没想到老王这么坚持。
又两分钟过去了,老王见忽悠没动静,又发了一句:哪怕就一个礼拜,可以吗?
忽悠想了想,回:直播怎么办?鸽这么久大家该骂我了
花心大萝北:在我这儿播,你需要什么软件,我提前给你下好
花心大萝北:或者你还可以直播旅游,风景很好的
花心大萝北:日常也行嘛,聊聊天什么的
忽悠:……
忽悠:你倒是会给我安排
花心大萝北:( ̄︶ ̄)
忽悠:我还得再想想
花心大萝北:等你宝贝
老王知道忽悠这已经是松口了,于是不再催他,交代了几句,溜了。
隔着屏幕,两个人的心通过虚拟的网络,穿越时间和空间,颠倒白天和黑夜,终于还是靠近了彼此。
我要去加拿大吗?或者说,我要去见他吗?忽悠想,我可以吗?
他往上翻了翻聊天记录,一张张点开老王发给他的图片,那些照片有的是老王自己拍的风景一直舍不得删,有的是老王自己也没去过的地方打算带忽悠一起去体验,还有老王写的攻略,一字一句,明明是平淡的字眼,在忽悠看来却是有种令人向往的感觉。
不就是出去玩儿一趟嘛。忽悠想。我去,没什么大不了的。
决定是做了,该考虑的还是得注意到。时间和工作上的安排可以慢慢来,只是……忽悠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
他倒不是不放心老王,认识也大半年了,知道老王是个靠谱的人,不会把自己拐卖了的。何况加拿大还有妈咪在,就算是有个什么事儿,还是有人照应。
那我到底在犹豫什么呢。忽悠甩了甩脑袋,好像要把什么念头赶出去一样,着手开始处理事情了。

又过了几天,忽悠都计划得差不多了,给老王发了一张买机票的截图,问:买哪个航空公司的比较好?
没想到老王那边直接发了一个语音过来,语气里带着明显的兴奋:“你真来啊??”
忽悠:“废话,哪个狗天天跟我说……”
老王:“好好好,时间你定,我这没啥事了,就看你!爱你宝贝!muuuuuua!!”
忽悠感觉脸都要红了:“哇!你个大男人!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
老王笑:“哈哈哈!怎么了,又没当着几万人的面儿,就咱俩还害羞?”
忽悠炸毛:“别gay我!没有人可以gay我!我要挂了!”
老王赶紧哄:“好好好,不gay你,那怎么说?准备什么时候行动?”
忽悠:“这不是还得等几天……先做完手里的视频……”
老王:“嗯。不着急,我等你。”
于是两人又嘻嘻哈哈地商量了一会儿,定下了一班早上十点多走,晚上七点多到温哥华的航班,一聊就聊了半个多小时。
收了线,忽悠觉得心情很好。这种和合拍的人一起商量做一件事的感觉特别棒,尤其还是出去玩这种令人轻松愉快的事。
又过了一个礼拜,忽悠做好了视频,请好了假,简单带了些行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飞往了温哥华。
中间转机的时候,要在北京呆好几个小时,老王一直在和他发微信,时而打语音过来。忽悠第一次出国,旅途时间又长,老王担心他这个叮嘱他那个,絮絮叨叨地像一个操心女儿的老太太。
忽悠耐心地听着,那熟悉的声音陪伴着他,让他在人潮拥挤的陌生环境中也不觉得孤单。
终于到了目的地,忽悠下了飞机踩到地面上的那一秒脚步都有点飘,他走到机场里面,看着周围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才真切地体会到:自己真的跋山涉水,来到了这么遥远的异国他乡。
他给老王发了一条消息,然后顺着机场的指示牌走到取行李的地方,有点茫然地跟在人群中排队。
五分钟,十分钟。身边的人叽里呱啦地说着英语,语速快得忽悠只能听懂几个单词。他环顾四周,没有发现那个印象中的身影。
忽悠盯着传送带上一个个的行李箱,不时地看看手机,却没有什么回音。
人太多了,先拿行李吧。忽悠想。他又看了一眼手机,还是没动静。
他有些沮丧地低头,这时,肩膀上传来了温柔的触感。
忽悠欣喜地转身,却看到了一个留着络腮胡的外国大叔,身量看起来很壮,手里比划着说了一串英文,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忽悠赶紧躲开对方的手,退后了一步:“sorry, I don't understand.”
大叔还是喋喋不休地说着,似乎又想伸手去拍忽悠的肩膀。
这时,忽悠身后几步远的地方传来了带着怒意的声音:“leave him alone!”
这声线忽悠绝对不会听错,是老王。他回头看到老王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身上还穿着他的应援服。
You'd better love Huyo.
于是忽悠瞬间就笑了,不管身边还有什么人,他只想上去给老王一个熊抱。
他也真的这么做了。
老王被他扑得差点没站稳,一只手捞了一下忽悠的腰,另只手还不忘指了指那老外以示威胁。
外国大叔摊了摊手走了,忽悠抱完人才想起来害羞,赶紧撒开手后撤了一米远。
“干嘛?我又不咬人。”老王笑眯眯地打量了一下忽悠,又示意忽悠看他的头顶,说:“你说你四不四撒?你瞅瞅这是你的航班吗?”
忽悠顺着老王的指示看了一眼牌子,才反应过来自己找错地方了。怪不得他们浪费了这么久才见到面。
忽悠干咳了一声,用那种老外说中文的别扭腔调说:“我的英文不是很好~”
老王:“我看你的智商不是很高~”
忽悠:“我看你今天要被我锤爆!”
老王老实了,赶紧带着忽悠去取行李。
行李拿上,老王自己拉着,跟忽悠说:“都怪那个死老外,我都没说我的开场白。”
忽悠笑:“你打算说什么?”
老王也笑了:“你猜?”
忽悠说了几个,都没有猜对。
老王:“我打算问你有freestyle吗,哈哈哈。”
忽悠笑得男神形象都没了:“耽误你演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两人有说有笑的上了老王的车,像一尾汇入鱼群的小鱼儿一样,淹没在了川流不息的车辆中。
夜幕降临,霓虹四起,温哥华美丽的夜色一如既往,这么一天对于这个城市来说也许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对于他们而言却有那么一点点不寻常。
他们终于相见了。

——————
这篇主要是想写个啰里吧嗦絮絮叨叨的种田(?)文,甜,末尾有车,HE

评论(11)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