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陈女士

没有故事只有酒

忘忧沙雕童话系列02 王子与睡美人

王子与睡美人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富裕的国家叫枫叶国,这个国家里有七位王子。他们都英俊又有才华,深得姑娘们的喜欢。
其中排行第五位的王子,他精通经商,业余时间爱好骑马、养猫和美食,是这七位王子当中人气最高的一位。他给自己起了一个艺名叫老王,姑娘们都亲切的叫她王哥。
但即使是这样,他一直到了24岁,还依然是单身。
终于有一天,在家庭聚会上,老国王忧心忡忡的问他:“儿子,你为什么还不谈恋爱?”
老王:“我没有时间,”他认真地说:“我心系大业,报效国家。”
“屁,”老国王抽了一口烟,淡定地问:“你该不会是个基佬吧。”
这一下王子可不淡定了,他拍着桌子:“怎么可能!我不是我没有不要乱说!我是直的!”
“哦。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找个对象?”老国王吐了一口烟。
看着满桌憋着笑的兄弟们,老王无奈地:“我明天就去找好了吧?”
到了第二天,老王在他御用的马车上贴了一张醒目的纸条,纸条上写了两个大字:直的。为了表示友善,他还在后面画了一个狗头。
然后来找他搭讪的小姑娘就越来越少了。
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的老王在下一次家庭聚会被逼婚的时候,终于道出了实情:
“其实我在16岁那一年,从一个商人手里买了一副人像画,上面的人非常美,我一见钟情,从此以后就看谁都觉得逊色了。”
大家听了都很好奇,纷纷要求他把画拿出来看一下。于是老王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从抽屉里拿了一个画卷,又重新回到餐厅给大家看。
画上是一个扎着粉色马尾辫的小姑娘,穿着一身琉璃白,睁着形状优美的眼睛,瞳孔里透着星空般的紫色。她的嘴角微微上翘,看上去又天真又可爱。
大家纷纷称赞了她的美貌,但是谁都不知道这到底是画的是谁。这时,皇后却说话了:“我知道这个孩子。她叫忽忽,是我之前的国家王室里的人。”
皇后是从一个叫无忧国的邻国嫁过来的。
“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也是听我母后说的。据说她出生的时候特别可爱,王室里的人都很喜欢她。在她周岁那一年,当时的国王给她举办了一个生日宴会。但是由于忘记请一个女巫,她就受到了这个女巫的诅咒,说她在17岁的时候会被可乐拉环划伤手指,然后一直昏睡到一百年后,有一个王子把她吻醒。”
大家听了这个故事,都惊讶地望着母后。
老王也沉默了一会儿,问:“她……真的昏睡过去了?”
皇后点点头:“是的。当她长到十七岁的时候真的被可乐拉环划破了手指,然后就一直昏睡到了现在。说起来……也将近一百年了吧。”
“那她现在在哪儿?”老王内心充满了希望。
皇后神色犹豫:“好像是就在我们两个国家相邻的深林里。那儿有一座早已荒废的皇宫,四周被玫瑰花刺紧紧包围着,荆棘丛生,寸步难行。许多年来,一直有王子想去吻醒她,却都失望地回去了。你要去吗?我的儿子?”
老王坚定地点头说:“我一定要去找到她,把她带回来。”
得到了大家一致鼓励的老王穿上一身煤炭黑,骑着黑马、配着宝剑,还系着一条花纹面罩,朝着森林深处出发了。
他走啊走啊,终于在第二天的傍晚,看到了被玫瑰花缠绕的城堡。
老王把马栓到城堡前的树林里,自己走了进去。
他拨开层层花叶,小心翼翼地跨过杂草和尖刺,来到了城堡破败的门前。
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艰难。老王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发型,用力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城堡里到处都泛着陈旧的气息,却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在卧室里,他找到了那个他日思夜想的忽忽。
她躺在铺着红色床单的大床上,紧闭着双眼,正安静地睡着。她可爱的脸蛋红扑扑的,皮肤白皙,身穿一套琉璃白的衣裤,粉色的头发……等等,为什么是短发?
老王走上前,忍不住用手挑起那粉红色的发丝,轻轻捻了捻。
算了,短发就短发吧,也挺好看的。
老王满意地看着眼前的人,突然他又发现了一个问题。
怎么这么平?
老王内心挣扎了一小下,还是把咸猪手伸向了对方的胸部。
还真……算了算了,我有王炸,对A要的起。老王安慰着自己。
他又静静地端详了一会儿,伸出手去捧住忽忽的小脸儿。正当他要吻上去的时候,他看到了忽忽脖子上,有一个小巧的凸起。
喉结??女生会长喉结???老王顿时惊呆,一屁股坐在了床沿上。
“为什么是男的啊!!!”老王犹如遭遇晴天霹雳,内心崩溃了好几秒。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母后说的话,好像母后确实没有透露忽忽的性别,而且——“一直有王子想去吻醒他,却都失望地回去了。”怪不得都“失望地回去了”,他还以为是路不好走,原来忽忽就不是个公主,是个王子!
老王无语凝噎,但看着窗外已然落幕的夕阳,想了想,还是打算明天一早再走。
他轻轻把忽忽往旁边挪了挪,给自己腾出了一个人的位置,然后蹑手蹑脚地躺了上去。
夜静悄悄的,时不时传来几声鸟兽的鸣叫。借着月光,老王看着忽忽恬静的睡颜,心里像猫挠一般,痒痒的。
他的睫毛好长,老王心想。
鼻子和嘴巴的线条真好看。
他白白净净的,连喉结都那么秀气。
他真可爱。
老王不自觉叹了口气,又想到,他偷偷喜欢了这么久的人就每天都这样孤单地躺在这里,又有点心疼。
他才17岁,比自己最小的弟弟还小一岁呢。
“唉,”老王小心地把忽忽揽在怀里,在他耳边轻轻地说:“明天就带你回家。”
小王子忽忽轻柔的鼻息喷洒在老王的胸口上,不知为何让老王感到十分安心。奔波了两日的疲惫涌来,他沉沉地睡了过去。

清晨的阳光透过高窗散落在相拥而眠的人身上,老王朦朦胧胧地醒了。他张开眼睛,看到忽忽正躺在自己怀里睡着,像是两人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好久好久一样自然。
晨光中老王甚至能看到忽忽脸上细细的绒毛,感觉他整个人都毛茸茸的,可爱极了。
神使鬼差地,老王凑上前去吻了吻忽忽的嘴唇。
那是个一触即分的、蜻蜓点水般的吻,可留在嘴唇上柔软的触感,还是让老王不禁心跳加速了起来。
他有点慌乱地起身逃开,看到忽忽缓缓张开了眼睛。
逆着光,他们对视的一眼穿越百年,那一刻老王仿佛看到了忽悠眼底有星辰大海,让他连呼吸都困难。
忽忽缓慢地舒展了一下四肢,也坐起来。他先是四周看了看,然后望着身边的人:“你是谁?”
老王咳嗽了几下:“咳,我是枫叶国的王子,你可以叫我老公。”
忽忽:“……”
两人都有点尴尬,忽忽是一副我是谁我在哪的迷茫状态,而老王则是刚偷了个香,怕被人家发现。
老王翻身下床,整理了一下自己,然后对忽忽说:“这里已经不能住人了,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忽忽这才想起了什么似的,问老王:“你刚才是不是亲我了?”
老王眼神飘向窗外:“……我没亲你啊。”
忽忽:“你没亲我吗?”
老王:“没亲,谁亲谁是狗。”
“哦,”忽忽迅速躺下闭上眼睛:“女巫说我只能跟把我吻醒的王子走,你走吧我再睡会儿。”
老王:“汪!汪汪汪!!”

老王还是把他的忽忽带了回去。
他让忽忽坐在马上,把忽忽圈在自己怀里,一路上介绍着自己的国家,想法设法地逗小家伙开心。
他们相处的很愉快,好像有说不完的话。
一路上走走停停,他们终于溜达回了枫叶国,在城门口的河塘边碰到了正在钓鱼的老国王。
老国王瞅了一眼手拉着手的两位少年,不等他儿子开口,就挥了挥手:“别吵我钓鱼,回去找你妈玩儿。”
老王:“……”
老王把马交给随从,又一把拉过忽忽:“过来叫爸爸。”
老国王:“……”
寒暄了一阵,鱼都跑的差不多了,老国王终于不耐烦,把他们俩赶走了。
临走前,老国王加了句:“明天把你车上的字条撤了吧。”
忽忽:“什么字条?”
老王:“……”
第二天,两人早早起床,来到餐厅吃早饭。
“哟,怎么俩人都有黑眼圈?”最小的王子调侃他们:“昨晚战况如何?”
“去你的,吃你的饭,”老王一边往面包上抹果酱一边说:“我们就是通宵聊天来着。”
“聊什么了?给我也说说。”又一位王子走过来。
“嗯……就是他给我讲故事。”忽忽从一大堆饮料中挑出一罐可乐。
“什么故事?”大家都很关心。
“就是……小狗和小猫的故事啦,小男孩和小女孩的故事……还有……唔”
老王一把把涂好果酱的面包片塞到忽忽嘴里:“吃饭吃饭!别理他们!”

日子一天天过去,后来,老王接替了王位,把国家的名字改成了忘忧国。结果当了几年国王又觉得累,就撂挑子不干了。他让工匠精心制作了一辆马车,套着他的黑马,带着他的两只猫,然后和忽忽一起整天游山玩水吃喝玩乐。
从此,王子和王子在一起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
这篇两人的互动比较少,本来想写写老王给忽忽讲小黄段子的,又觉得有点啰嗦,就没写(๑˙ー˙๑)

下一篇打算写龙和小王子的故事,正在纠结老王是龙把忽悠掳走当媳妇了呢,还是忽悠被龙掳走老王去救呢……而且可能会比较长,会更慢一点。

ε๑•௰•๑Ҙ么么哒♡

评论(1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