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陈女士

没有故事只有酒

狙击 05(下)

前文 01 | 02 | 03 | 04 | 05上 | 


短暂的昏迷后,忽悠睁开了眼睛。
他躺在客厅的地毯上,还是维持着从浴室出来的样子,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睡裤。
瘦高的男人就站在他脚边,一副在欣赏什么艺术品的样子看着他。
忽悠徒劳地动了动嘴巴,没发出一点儿声音。
男人就这么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终于俯下 身来坐在他面前。
忽悠这才看清这个人的长相。那是一张怎样形容的脸啊,眼窝和脸颊深深地凹陷进去,脸色白得像是一张纸,印出眼周烟熏妆般的青黑色。
他整个人都极瘦,大夏天的也穿着一身长衣长裤,就像是竹竿挑起了一身衣物。
这副模样让忽悠想起了一个名为Slender的游戏,瘦长的鬼影在漆黑的森林里游荡,出其不意地出现在人身后,给人致命一击。
男人伸出手,挑起忽悠额前的一缕发丝。“有点褪色了,”他说:“我还是更喜欢你粉色的头发,真好看,像漫画里的人物一样。”忽悠的发梢还带着点湿气,男人一边把玩着,一边耐心地把他凌乱的头发一丝丝捋顺,像是给同伴整理皮毛的动物。
忽悠皱着眉偏了偏头,神情里都是嫌恶。
那人似乎也不太介意,仍然摩挲着忽悠的头发。他的手指渐渐偏移,顺着忽悠的脸颊,路过脖颈,停在了锁骨的位置。
他的喉结动了动,像是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忽悠试图挣扎起来,胸口起伏着,能感受到他不甘的愤怒。他似乎觉得力气恢复了一点,但是还是一动就有些头晕,四肢根本无法动弹。
那人却盯着忽悠笑了:“没用的,这个药效果还挺持久的。不过你放心,不伤害大脑。”
他没再接着动作,可指腹停在皮肤上的感觉还是让忽悠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忽悠在心里暗骂,又有点埋怨出差不回家的老王。这时,却心有灵犀似的,忽悠卧室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忽悠精神一振,是老王,他心想。
身旁的人站了起来,转身往卧室走去。
忽悠趁机又动了动身体,试着说话,却只能发出一点儿微弱的气音。
那人拿着手机走过来,当着忽悠的面,把显示着“老公”的电话摁掉了。他脸色阴晴不定,把手机关机,扔到了地上。
他一屁股坐到忽悠旁边,语气里带着冷意:“我要把你带走,带到一个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地方。”
他又神经质地重复了几遍“我要带走你、会带你走的”之类的话,然后又冲忽悠靠近过来,恢复了笑意:“不过不是今晚。”说着就像下定了决心似的,手伸向了忽悠的睡裤。

“关机了?”老王坐在车子里眉头紧蹙,他试着又给忽悠打了一遍电话,仍然提示关机。
不对。老王心想。
忽悠平时睡觉不会关机的,他们还是身处异国的时候,忽悠就养成了睡前让老王叫他起床的习惯,从来也不会让自己失联。
难道是手机没电了?老王又给忽悠发了几条微信,仍然没什么回音。
老王心中警铃大作,他拨通了一个电话,说:“出事了,马上来我家。”
然后他挂了电话,下车飞奔起来。

忽悠眼神冰冷,带着警告的意味直直地盯着身边的人。
“别这么看着我,”那人躲避着忽悠的目光,语气里带着点讨好:“我是真的喜欢你,真的。”
说着他又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笑了:“我已经看了你好久,每天都在……”
他的话音戛然而止,因为门突然响了起来。
那是门锁被钥匙转动的声音,然后有人气喘吁吁地开门冲进来。
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忽悠顿时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担心——是老王。
老王一秒都没停,直接冲了过来。忽悠从没见过老王这么愤怒,他本来就是比较man的长相,平时都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尤其对着忽悠更是用不完的温柔,没想到一生起气来,凶狠的表情带上一丝阴沉,看着还有些吓人。
忽悠身边的男人只愣了一下,就马上起身躲开,往阳台的方向迅速退去。老王和那人之间隔了一个茶几,老王没有马上追过去,而是来到忽悠身旁,蹲下来握住忽悠垂在身侧的手,查看忽悠有没有受伤。
忽悠轻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事,老王才松了口气,他站起来看着阳台的方向,大步流星地走过去。
那人警惕地看着老王:“别过来。不然连你一起玩儿完。”
老王注意到他背在身后的手,还是轻蔑的朝他抬了抬下巴,提起嘴角:“试试。”
说着他脚下不停,逼得那人一步步后退,直到撞上了王炸的小窝。
王炸这时好似也清醒了过来,它呜咽了几声,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在老王马上要抓到那人的时候,那人刚要抬手,王炸颤颤巍巍地扑过去,嗷嗷的叫着一口叼住了他的裤管。
趁他分心,老王撤后半步一脚踢飞了他手里握着的喷雾,接着抓上他的手腕反手一拧,将对方的双手死死制在了背后。
老王不顾那人的挣扎,发狠似的把他拖到忽悠面前,然后对着他的膝盖窝就是一脚,踹得他直直朝着忽悠就跪了下去!
“给他道歉!”老王腾出一只手来,把那人的头往地上按:“说话!”
那人死命地挣扎着,一言不发。
老王一脚踩着他的后腰,又抓着他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听不懂人话?”
“行了……”忽悠感觉老王似乎给了他一些力量,轻喘了几下:“……他也没做什么。”
老王手劲不松,正打算下一步动作,却感觉那人自己慢慢放弃了挣扎。
“……对不起。”他嗫嚅着,看了一眼忽悠。
警车的声音划破夜空,由远及近地停在了他们的楼下。

——————
边听课边写,我同学问我:做笔记呢?

最近超话比较敏感,不往超话发了。爱大家,谢谢所有互动的小天使( ◞˟૩˟)◞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