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陈女士

没有故事只有酒

狙击 05(上)

前文 01 | 02 | 03 | 04

第五章 抓到你了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老王没再去公司,而是带着忽悠东转西转,借口买养狗用的东西,实则是各种吃饭看电影逛街,腻腻歪歪地玩儿了两天。
周一早上老王简单收拾了下行李,不紧不慢地跟忽悠道别:“你老公就要去为家庭奋斗了,你不表示表示吗?”
忽悠:“家庭?哪儿呢?”
老王:“嘿你这人怎么这样,昨天晚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忽悠:“……”
老王:“是不是王炸?来爸爸摸摸狗头。”
王炸:“汪!”
老王拍拍王炸的脑袋:“真乖,不愧是跟我姓的。”
忽悠失笑:“你又不姓王!别闹了赶紧走吧。”
老王黏黏糊糊地贴过来:“亲一口亲一口。”
忽悠任命的闭上眼睛:“亲亲亲。”
两人又腻了会儿,老王终于依依不舍地走了。

傍晚,忽悠简单解决了晚饭,想了想还是打开了直播,为了不让王炸打扰他,又关上了卧室门。
说起来王炸一点儿也不像纯种的哈士奇,它像是在前主人那儿接受过良好的训练,从不搞破坏,也不乱叫或者乱吃东西,甚至能听懂最基本的指令,比如坐下和握手,才两天的功夫就获得了忽悠和老王的一致喜爱。
但是考虑到直播怕出什么岔子,所以忽悠还是没有让王炸进卧室。
一局接着一局,忽悠还是一如既往地稳中带皮,吃了把鸡屁股以后更是嘚瑟起来,逗得网友们刷满了弹幕,人气一直居高不下。
十点半左右的时候,忽悠仿佛听见了几声狗叫,但也没太在意。眼看着决赛圈了,忽悠带着队友一路杀到圈边抢好位置,刚把车停好,抬眼一瞅人数,就剩四个人了。
忽悠观察了一下敌情,和队友说了一句:“二打二,他们应该就在对面山坡那里,你准备好,跟我走。”
队友说了句我走前面,刚走了几步,一颗手雷就飞过来。
“跑跑跑!跟着我跑!”忽悠耳机里炸出尖锐的耳鸣声,对方不知道捡了多少手雷,简直给他俩制造了一个人工轰炸区。
忽悠仗着耳机给力,带着队友拼命冲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山坳里,正蹲着打血,对方两个人就冲了过来。队友反抗不过瞬间倒地,然后忽悠关键时刻打包成功,起身就打倒一个。
“呵,这鸡我吃定了。”忽悠调整了一下位置,接着秒换98k,在仅剩的敌人正疯狂扫射的时候将其一枪爆头,成功残血反杀。
Winner Winner ,Chicken Dinner.
忽悠拍着桌子大喊:“看见没有!什么叫近战98k!!愣着干什么!吹呀!!”
观众们被这一发骚操作秀得无话可说,一时间各种礼物和666密密麻麻地充斥着整个屏幕。
忽悠咧嘴傻乐,高高兴兴地念了礼物,光荣下播。
他先是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水,然后起身打算去洗澡。自从老王回国以后和他同居,就逼他改正作息时间,日子一长他也就习惯了,每天都十二点前睡觉。
等他哼着歌洗完澡,对着镜子刷牙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镜面上有一层朦朦胧胧的水蒸汽,仔细看看,接近左上角的位置,有一个模糊的手印。半个手掌和手指的轮廓分明,应该是之前印在了镜子上没有擦,忽悠洗澡的热气覆盖上去,让这个手印显了出来。
忽悠目测了一下这个高度,觉得以自己和老王的身高确实是可以够到,但是那么奇怪的位置……忽悠仔细想了想,不记得自己摸过那里。
难道是老王?忽悠边猜测边刷完了牙,他试图伸出手去对比那个手印,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那手印是倒着的。
就好像是,什么人从天花板上爬下来了一样。
忽悠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个长发白衣的女鬼从天花板里探出头,然后像壁虎一样手脚并用地头朝下顺着墙壁爬下来的画面。
这下,忽悠感觉自己澡都白洗了,出了一背冷汗。
他后退了几步,直到裸露的后背贴到冰凉的墙面上。他努力告诉自己别瞎想,然后顺着手印的方向抬头观察了一下。
不,不是爬下来的。
他家的卫生间不大,门对着的地方就是洗脸池,旁边不远处的墙角放了一台洗衣机,洗衣机正上方的天花板上,有一个通风口,被镂空的挡板挡着。
以天花板到洗衣机的高度,如果有人从这里下来,踩着洗衣机的时候没站稳扶了一下镜子的边缘,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忽悠想像着那个画面,这个结论并没有让他觉得好受多少。
大爷的……忽悠心里暗暗骂了一句,然后开始在浴室四处寻找趁手的武器,想出去瞧瞧家里是不是真的有人。
找了一圈没找到什么能防身的,忽悠也冷静了下来。仔细想想应该不会有人从那么窄的通道进来的,而且那个手印也不一定就是刚刚造成的。
对……忽悠暗暗松了口气,拉开浴室的门走了出去。
客厅里静悄悄的,看上去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
王炸呢?忽悠突然想起来,印象中直播的时候好像还听见了几声狗叫来着,现在却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王炸?”忽悠一边叫着它的名字,一边往阳台的狗窝走去。
一直没有得到回音的忽悠心急地走到王炸的小窝旁,蹲下看了看,发现王炸正躺在垫子上,好像已经睡着了。
忽悠小声地叫着它的名字,伸出手去摸了摸它,但它还是一动不动。
这时,身后响起了微弱的脚步声,忽悠猛地回头。
一个瘦高的、一身黑的人站在他身后不远处,还咧嘴冲他笑了笑:“嗨,忽悠。”
忽悠迅速站起身,可还没等他有下一步动作,那人突然先发制人,冲到忽悠面前,把手里握着的什么东西对着忽悠口鼻一喷。
忽悠还没来得及屏住呼吸,就觉得四肢发软,他只往后撤了一步,就无法站立,软绵绵地向后倒去。
那人在忽悠倒地前动作温柔地接住了他,然后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句:“抓到你了。”

与此同时,老王。
几辆体型庞大的越野车将一栋楼围得严严实实,夜色中仿佛几头攻击姿态的猛兽。老王坐在中间一辆黑色车子的驾驶位,抽出一只烟点燃,缓缓吸了一口。
他看着后视镜里瑟缩在后座上的人,伸出手指比了一个1:“最后一个问题。”
那人几不可见的点点头,老王视线移向车窗外:“忽悠说那天下楼取快递的时候,没看见你人,怎么回事。”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和盘托出:“托我送东西的人,把忽悠家楼下的那间房子租下了。平时我都听他招呼,他让我过去我就去那儿呆着,帮他盯着,看忽悠有没有出门。那天他让我去那儿拿东西给忽悠送,我本来打算送上门儿的,没想到忽悠要下来拿,就,时间上来不及了。”
老王点点头,把只抽了一口的烟整只扔出了车窗:“滚吧。”
那人连忙拉开车门跑了。
老王也从车上下来,然后其他车上的人陆陆续续下车围了过来。老王掏出烟盒把烟都散了,又把手里精致的打火机扔给对面一身黑西装的人:“辛苦各位兄弟了。今天有点晚了,我得回家汇报,改天再谢各位。”说完冲着为首的黑西装点点头,然后回身上车,干脆利落地走了。

——————
最近本人忙的四脚朝天,这章先放一半儿吧。下面不会写太出格的东西,忽忽不会怎么样的,有老王的王霸之气罩着。
感谢大家的喜欢,摸摸大!(*゚ェ゚*)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