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陈女士

没有故事只有酒

狙击 04

前文 01 | 02 | 03

第四章 深夜异响

接下来的几天,倒是意外地消停。
没有任何陌生的来电、微信和人的打扰,也没再接到奇怪的快递,好像那两天发生的事只是投进平静水面中的一颗石子,虽然溅起了水花,却再没了声响。
忽悠一直在和老王商量办法。这个人是谁,出于什么目的,怎么做到的,忽悠越分析越觉得不安,他做up主以来第一次,遇到了让他最为担心的事情——泄露个人隐私,甚至危及人身安全。
他之前有一个男嘉宾,温柔又有才华,一时被好多粉丝喜欢,就有人打着“喜欢”的旗号去人肉,甚至连男嘉宾第二天要去面试都能知道,往男嘉宾的手机上发了“面试加油”的信息。
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忽悠自己也是背后一凉,可想男嘉宾本人有多害怕。
这次,却轮到了他自己。
还好有老王一直陪着他,安慰他,帮他出谋划策,动用了一切可能的渠道来解决问题。
收到照片的第二天,老王就把照片带走了。结果三天过后,只带回来了坏消息。
“我托人帮我找了一个警查私下问了问,又问了一下律师,但是他们都说走法律途径的希望不大。”
“为什么?”
“证据不充分。我们连谁干的都不知道,只能让公 | 安去侦查,但是又没什么实际损失。说白了他们可能会觉得没什么侦查价值,顶多就是立个案,最后就不了了之了。”
“靠了,什么叫没损失啊……我都被跟踪了吧!谁知道他要干什么啊!等到他哪天动手了还来得及吗!?”
“嗯……问题就在于,被跟踪这件事还不能确定。”
“什么意思?”
老王叹了口气:“照片,都是关于你的,而照片上甚至快递盒子上,都只有两个人的指纹。”
“……你的和我的?”
“所以说白了这些照片什么都不能证明,甚至别人可以说是咱们自己拍的。”
“……”忽悠无力地靠在沙发上,片刻后又坐起:“监控,小区的监控录像看了吗?那个快递的衣服那么明显……”
老王摇了摇头:“民用的摄像头没有那么高的分辨率。再加上那天又是晚上又是下雨,你们又不在主道上跑,录像里只有你们俩个模糊的人影,根本看不清脸。”
忽悠没忍住还是骂了句脏话。
“那现在怎么办?”他看向老王。
老王坐过来轻轻把他搂在怀里:“等。看看那个人还要干嘛,或者……搬家,换手机号码,先躲一躲。”
“不搬,”忽悠坚定地摇摇头:“我到要看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是夜。
忽悠那晚遇到的嘉宾很有趣,一直玩到十二点多才下播。可能是有点玩兴奋了,身体虽然有些累,但是脑子里却很清醒。
老王没收了他的手机,把他圈在怀里让他老老实实地赶紧睡。他听着耳边老王规律的呼吸,过了不知多久,终于有了些模糊的睡意。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回到了小时候,穿着一身红衣服,和小朋友们蹲在地上玩玩具。
小汽车、小玩偶、积木,玩具堆里的宝藏仿佛应有尽有,小朋友们玩的不亦乐乎。他凑上去抽出一把小手枪,只听见“咚”一声,掉下来一颗透亮的玻璃弹珠。
“嗒,嗒,嗒嗒嗒……”弹珠有规律地弹跳着,欢快地跑远了。
小忽悠赶紧站起来去追它,却一直不见它停,像有生命似的,慢悠悠地滚到了墙角。
小忽悠追过去,小心翼翼地蹲下,想把玻璃弹珠捡起来,结果不小心又将弹珠碰远了些。弹珠沿着墙边滚动着,突然一下子毫无声响地消失了。小忽悠这才发现,墙角好像有一个黑黑的窟窿。他好奇地把头伸过去,那里黑乎乎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正当小忽悠放弃了弹珠想离开时,却看到漆黑的窟窿里面,慢慢张开了一只眼睛。
忽悠猛地醒了。
他心有余悸地往老王那边靠去,期待中的温暖身躯却没在身边,只剩一团被子。
忽悠没由来地有点心慌,他习惯性的去摸手机,才想起来手机被老王没收了。这时黑暗中,传来了老王的声音:
“你也听见了?”
忽悠坐起身“啪”地按亮床头灯,看见老王坐在床脚,正直挺挺地抬着头望着天花板。
“……老王?”忽悠迟疑地叫他。
老王转过头,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又指指天花板。
忽悠不禁屏住了呼吸,却没听见有什么声响。静谧的卧室里一丝杂音都没有,好像被按下了静音键。他疑惑地看向老王,正要开口询问,忽然,楼上传来轻微的“嗒、嗒”两声,那声音清脆而有节奏,紧接着就速度加快,直到演变成滚动,骨碌骨碌地越来越远,最终消失。
那是玻璃弹珠落地的声音,一如忽悠刚刚的梦境里。
他甚至能通过声音在脑海里描绘出那个落地的画面,它是如何第一次砸下,弹起,再落下,再弹起,然后一次次划着弧线在空中跳跃,最终滚动着拉出一段距离,缓缓停在墙边。
可是他家住在顶楼啊。
忽悠表情凝重,老王赶忙过来安慰他:“没事儿,这个是有科学解释的,别怕,宝贝,有我在。”
忽悠点了点头,往老王身上靠了靠,说:“我以前也听见过……没事。你被吵醒了?”
老王:“我正好起来上厕所,回来的时候听到了。不早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睡吧宝贝。”
“好。”
两人重新躺下,等了一会儿倒是再没什么动静了,但这次忽悠是真的睡不着了。
又捱了一会儿,等老王睡熟,忽悠轻轻从床上起来,站在阳台上拉开窗帘,望着外面的夜色。
他脑子里乱乱的,没有一点儿头绪。他想起梦中的眼睛,觉得自己的身边仿佛藏着一只巨大的隐形怪兽,它无时无刻不注视着自己,能感受到它贪婪的视线,却无法捕捉它的身影。
他又想起来老王给他推荐的一部电影,男主人公活在无数人的注视下,丝毫不知道自己的生活被安排和窥视。
忽悠用力摇了摇头,强迫自己把奇怪的想法从脑海中赶出去。破晓前的微风让他觉得很舒服,他索性把纱窗也拉开,却瞥见了楼下的婆娑树影里,好似闪过了一个人形。
忽悠一惊,马上后退了一步,再仔细看看,却只是微微摆动的树枝。
他慢慢从窗边退了回来,刷地一下重新拉上了窗帘。
你凝望夜色,夜色也在凝望你。

忽悠还是没忍住把最近发生的一些事和某幻说了。
他们从下午四点多一直语音通话了一个多小时,在某幻的插科打诨中,忽悠心情终于好了些。想着一会儿该直播了,他收了线,准备订外卖解决晚饭。
刚打开美团,手机提示又收到了某幻一条信息。
忽悠点开,看到某幻说:“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忽悠回:“爱卿请讲。”
某幻:“你说你身边有没有这么一个人。”
“能删除你的聊天记录。”
“能拍你的照片。”
“然后还不让你报 | 警……”
那些字好像瞬间爆发出一万点伤害,忽悠顿时脑子一片空白,差点拿不住手机,“别说了,”忽悠直接发了一条语音过去:“不可能的!不可能是他!!”
某幻那边儿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发了一条:“你最好还是别太完全的相信一个人吧。虽然我也不想怀疑老王。”
忽悠把手机“碰”地扔在桌子上,呼吸都粗重起来,像一只遇敌的小猫般整个人都紧绷着。
“不可能,”忽悠咬着牙摇摇头,“不会是他的,他没有必要。”
就在这时,门忽然响了起来。
不像是人敲门,咚咚地轻响了几下,夹杂着沙沙地剐蹭的声音。
忽悠走到门前,听着动静越来越大,甚至有砰砰的撞击声。
忽悠心一沉,他按下门把手,猛地把门拉开。
一只狗头伸了进来。
“?”忽悠傻眼了。
是一只小哈士奇,已经不是奶狗了,但身形看着还很单薄,它睁着蓝汪汪的眼睛冲忽悠“汪”了一声,然后就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屋子里。
“不是……你谁家的啊??你……”
忽悠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楼道里响起了脚步声,然后只见老王一身休闲西装,手里拎着狗绳子,轻喘着靠在门上:“特娘的这小东西还跑的挺快,累死爸爸了。”
忽悠:“……”
忽悠脑子乱死了,可看到老王还是不自觉地语气放缓:“你买的?怎么突然就要养狗了?”
老王还是斜靠在门框上,漫不经心地解着西服扣子:“嗯,我过两天要去外地出差,怕你自己在家寂寞,给你找个伴儿。”
忽悠把老王拉进家关上门:“你倒是会给我找麻烦……”
老王笑嘻嘻地:“嗯,现在你的主要任务就是,给它想个名字。”
忽悠看着老王帅气的笑颜,丧失了所有抵抗力,也跟着笑了起来:“那就叫王炸吧。”


——————
内容可能有争议,大家不必认真,看看就好。
感谢所有给我点赞推荐、评论和私信的小伙伴,感谢关注和支持,谢谢,舌吻你们( ◞˟૩˟)◞

评论(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