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陈女士

没有故事只有酒

失忆症 02

可是早上忽悠醒了,他的“梦”依旧没有醒。

他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被老王几乎整个压在身下,头枕着老王的胳膊,对方轻柔的呼吸洒落在他的肩,腹背相贴,四肢纠缠。

老王其实穿上衣服看起来和忽悠差不多,但是确实要比忽悠还壮一些。忽悠被压得喘不过气来,背上属于另一个人的体温和重量也让他无所适从。他小心地动了动,想要把腿抽出来,可惜没有成功。他只得抖了抖肩膀,碰了碰老王的脸:“起来……你压死我了!”

带着刚睡醒的沙哑和不自觉地撒娇,这小奶音终于把老王唤醒,他拉开了点距离,等忽悠调整好姿势,又靠过来把忽悠圈在怀里,手摸上他的胃:“还疼吗?”

“不疼了……”忽悠小声地说。

光线透过厚重的窗帘,给了室内一些柔和的亮度。忽悠的思绪渐渐清醒,他思考了一下该如何面对这个情况,又被周围的环境吸引了注意力。

不对……好多都不对。

他的窗帘换了,不再是带着卡通图案的浅蓝色,而是看上去就很厚实的亮棕。他室内的摆设、他的书柜、电脑桌……统统都不见了。

不……再仔细想想,这些家具的风格更像是另一个人的审美——这难道不是自己家?这是老王的地盘?我这是在哪??

忽悠躺不住了,他一定要揪着老王问个明白。

可是腰胯上圈着他的胳膊那么有力,让他连翻个身都困难。他觉得自己仿佛是一只被八爪鱼束缚的猎物,愈挣扎反而被抓得愈紧。

“……老王,”忽悠清了清嗓子,可话还没说出口,对方就先不乐意了起来:“说了多少次了?应该叫我什么?”

“……”

忽悠趁机动了动身体,想先达成一个小目标——从床上下去。但是老王更先一步,长腿一跨,下半身直接就这么不怀好意地贴了过来,不仅严丝合缝,还越发有勃发的趋势。

“别乱动……”老王的气音在忽悠耳后响起:“否则……”

忽悠马上一动都不敢动了。

他的脸迅速红成了一只番茄,从来没和别人如此肌肤相亲的他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老实地被抱住蹭了一会儿,老王终于好像满意了似的放开了他:“看在昨晚你胃疼的份儿上,今天先放过你~”

说着老王亲了亲他的额角,坐起身来。

“随便吃点吧,中午和Marin他们约好出去吃……现在也不早了。”

忽悠心如擂鼓,手软脚软地爬起来,怔怔地盯着刚穿好内裤的男人,没有回话。

“你怎么了?嗯?”老王瞅了一眼把头发睡得乱蓬蓬的忽悠:“哪里不舒服吗?”

忽悠不知为何有点心虚,不敢直视老王的视线。

“嗯?”

“没……没有。我没事。”

“我怎么觉得你有点不对劲。”老王直勾勾地看过来,仔仔细细地观察忽悠的脸上表情。

忽悠低下头,也打算先穿上点衣服再说,但是周围一件看着眼熟的衣服都没有。他只好拽过床头柜上深蓝格子的睡裤先给自己套上,还没等他开口,一直盯着他穿裤子的老王坐直了身体,说:“今天是几号?”

“啊?”

老王的眼神变了,他不再是一副轻松愉悦的神态,而是好像发现了什么糟糕的事情。他放慢速度,重新看着忽悠的脸问了一遍:“今天,是,几号?”

忽悠有点蒙。他手足无措地站在床边,认真想了一下,回答:“11月……11月20几号来着……我,我忘了……”

老王没有说话。

他盯着忽悠闪躲的眼,点了点头。然后起身从另一边下床,用了力气“刷”地一把拉开了窗帘。

卧室里霎时间明亮起来,忽悠这才看见——阳台上摆着一棵缠绕着彩灯、装饰满满的圣诞树,甚至天花板上还飘着气球,窗子上贴着“Marry Christmas”的字样。

以及地毯上散落着乱七八糟的衣物,他终于看到了一件他熟悉的花色,那是他的睡衣。

“圣诞树是我提议放在这里的,你本来想把它摆在客厅。”老王背对着忽悠:“因为我觉得这样会比较有气氛。”

“事实上它确实也起到了作用。昨天晚上,我们还在这个阳台上渡过了一个愉快的‘圣诞party’……”

“说起来……可能你胃疼也不只是因为喝了冰可乐,也有可能是着凉了。唉……”老王叹了口气,捂着脸坐在了床沿。

忽悠完完全全、一丝一毫都不记得这些事情。

他看着老王结实的后背,脑子里突然就开始嗡嗡地响起来,像是耳鸣又像是被砸了一拳,最终化作一下尖利地疼痛。

“啊……”忽悠抬手捂着太阳穴,慢慢蹲下身。

老王这才回过神,他紧张地走过来安慰忽悠:“怎么了?对不起,我,我不是……”

忽悠抬起头:“……没事。”

“今天是……几号?”

老王没回答,他掀开枕头找了找,拿到一只手机按亮屏幕,递到忽悠面前。

2021年12月26日。

评论(1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