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陈女士

没有故事只有酒

失忆症 01

黑暗仿佛是有体积的气体一般,在周身弥漫着,流动着。空气渐渐变稀薄,有压强无形地逼迫而来,好像是炙热的浪潮,使皮肤都灼烧发烫。忽悠呼吸渐渐变得急促,他紧闭的眼皮快速地跳动着,然后感觉终于变得具体,所有不适通通涌向胃部,像是有一只大手在体内肆意撕扯着神经。

……好痛。

他大汗淋漓地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蜷缩成了一只大虾。胃部尖锐的痛感让他四肢发软,浑身都是黏腻的汗,被套潮湿地贴在皮肤上。

他缓缓地做了一个深呼吸,两只手用力按在胃部。生生从睡眠状态中疼醒,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一边想着“家里还有没有胃药了”,一边慢慢地翻身,想要坐起来。

这时却在枕边响起了一个声音:“……怎么了?宝贝?”

床头灯被“啪”地一声按亮,光线撞进瞳孔,忽悠下意识地闭了一下眼睛,然后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一般,他一帧一帧地、缓慢地撑开眼皮,难以置信地看向身边的男人。

他们同床共枕,一丝不挂。

什么时候……不……为什么……不是……怎么……怎么会这样?

男人伸出手在他脸前晃了晃,又好像看出了他脸色不好,也担心地坐了起来,帮他拉了拉被子,又去搂住他,按着他放在胃上的手:“怎么了?宝贝?胃疼?”

忽悠张了张嘴,却没发出任何声音。

他连疼痛都忘记了,床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的事实与他的记忆相悖,让他一时间无法接受。

但是好在,这个人他认识。

不仅认识,还很熟。他之前调侃过很多次,这个人是他的“小老婆”,甚至他的朋友们说起这个人,也跟着这么称呼。

他们玩儿得很融洽,三观惊人地一致,对方也对他百般顺从,甚至有一点点暧昧,有时候真的怀疑他到底是好朋友还是暧昧对象。

他们有一个很好听的cp名字,有几段浏览量上百万的互动视频,虽然——他们只是因为游戏认识的网友。

对,没错,这个人——粉丝们都管他叫老王,他们应该只是网友关系,忽悠对他最后的印象,还停留在微信的聊天页面里。

那现在为什么是这个情况?

他们为什么会睡在一起?听对方的用词,语气……他们应该不只是朋友关系了。

我X,这他妈是什么鬼……忽悠直觉不对,但是大脑仍然是一片空白,关于这段关系的进展,他一点儿都想不起来,只有胃部的绞痛清晰而尖锐,让他无暇顾及其他。

对方却没有发现他的情绪,早就帮他躺下然后下床去找药了。

忽悠脑袋嗡嗡的,好像被铁锤重击过。脑壳像是一间喧闹的房子,充斥着无数人的窃窃私语,让他一时间无法想起任何事情,也只能呆滞地任人摆布。

他被老王扶起来喂了几粒药片,又被一个陶瓷的天蓝色杯子对到嘴边,他迟钝地凑上去,却只抿了一点点水。

老王轻轻地叹了口气,收回手自己喝了一口,然后捏着忽悠的下巴,嘴对着嘴给忽悠把水渡了过去。

唇舌相接的温热触感分散了忽悠的注意力,让他有了疼痛以外的感觉。老王还伸出舌头确认了一下忽悠有没有把药片吞下去,然后又喂了一口,直到一口一口地喂完了大半杯温水。

老王把忽悠下巴上落下的水珠舔干净,又意犹未尽地咂了咂他的唇角:“睡吧,哥帮你揉揉,一会儿就不痛了。”

说着帮他躺下,又耐心地把被子盖好,关了灯,一只手摸上他饱受折磨的胃,帮他揉了起来。

那力道刚好,忽悠马上就感觉没有那么痛了。他克制不住自己的呼吸,随着老王的用力,无意识地“嗯”了一声。

像是暧昧地呻吟,忽悠立马感觉自己脸都要红了。老王虽然没什么反应,但是忽悠还是觉得害羞,又贪恋这种舒适的感觉,纠结了一会儿,还是默默摸上了老王的手,缓缓将他推开。

“不要了?好了?”老王磁性的声音在耳后响起。

忽悠翻了个身背对着老王,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像是自己的生活是一段视频,有上帝拖动了他的进度条。他明明昨天还在好好地做直播,玩lol玩到1点多才下,怎么现在就……床上多了一个人?

还好……还好不是别人。他还安慰了一下自己。

但是忽悠又觉得没法开口问。

怎么说呢?问他,你好,我虽然认识你,但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我不记得我们是什么时候见得面,然后又怎么在一起的?为什么我会和你在一起?我不是直男吗?你不是直男吗?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对方估计会崩溃吧。他想。

“还疼吗?宝贝?怎么不说话呢?”老王关切地摸了摸他汗津津的腰腹,一路摸到下面去:“看看你这汗出的……让你晚上别喝冰可乐,你就是不听……下次真是不能听你的,撒娇也不管用了。”

忽悠赶紧摁住那作乱的手,又被对方反握住。他一时接不上话,老王只当他理亏,又向他确认:“还疼吗?嗯?”

“没事……没那么……疼了。”忽悠回答。他闭上眼睛,劝自己这就是一个梦,现在好好睡过去,明早醒来就好了。

一定是这样的。

评论(1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