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陈女士

没有故事只有酒

哥哥求求你 03


到家十点多了,从回家的路上忽悠就开始不舒服,有点脑袋晕晕的,头重脚轻的感觉。

心里暗暗叫了一声糟糕,早知道就不该吹着风吃冰,该死的感冒似乎又反复了。

他也没做声,说自己有点累,早早洗了澡躺在床上。

“你怎么啦?怎么脸这么红?”老王似乎想伸手摸摸他的脸,到了跟前又转了方向,只是揉了揉他的头发。

“没事……喝多了。”

“不是吧,你不就喝了个杯底吗?那才有多少,一两?”

“唉呀酒量不行我……先睡了。”

忽悠说完闭上眼睛,翻过身去睡了。

也许真的因为白天玩的太累,又喝了一点酒,他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朦朦胧胧地,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他一个人走在偌大的广场上,喷泉周围的人熙熙攘攘,可是大家都是成双成对,没有一个人看他一眼,好像只有他是一个孤独的异类。

他低了低头,才发现自己手里有一大杯冰沙,那刺骨的凉意掺杂着冷风,令他整个人都瑟瑟发抖。

他想离开这里,但是想不起来路线。他想把手里的冰沙放下,却又舍不得。

那好像是什么人给他买的。

对了……他要在这里等,那个人会回来找他。

他等啊等,等啊等,直到广场上的人群逐渐散去,天色慢慢昏暗,还是没有人来带他走。

他好冷,越来越冷。他好累,头痛得像要裂开。

天马上要黑了,他举着化掉的冰沙漫无目的地走了几步,四周的景色越来越陌生,一个人影都没有。

他瑟缩着想要躲进一个角落里,这时却听见有人温柔地呼唤他的名字。

声音在背后响起,他转过身去,一只手摸上了他的脸:“你发烧了。”

迷迷糊糊地,忽悠醒了。

老王正支着身体探他的额头,他才发现自己已经缩成了一团,浑身发冷。

老王帮他掖了掖被角,翻身下床:“家里有退烧药吗?”

“左边……最下方的抽屉里……你找找。”忽悠翻了个身,有气无力地说。

老王打开台灯,哗啦啦地翻着药,不一会儿拿出来一板退烧药放在桌上,又出去卧室倒水。

凌晨三点半。

忽悠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

他是怎么发现我发烧了的?忽悠又想起了自己刚才的梦,孤独的感觉还残留着,让他不禁有点想快点看见老王。

好在老王也很快端着水回来了。忽悠坐起身接过,老王把药片递到他嘴边,他就这么就着老王的手吃了,又吞了一口水。

水温刚好,不烫,喝着很舒服。

老王又命令他把剩下的水都喝了,他乖乖照做,喝完把空杯递回去,呆呆地看着老王放杯子、关灯,有一种奇怪的、幸福的错觉。

他觉得自己可能是脑子有点烧坏了。

老王回过身来看到床上的人儿还在傻坐着,赶紧催促他躺好:“还愣着干嘛呢?烧傻了吗还不快盖好被子睡觉?”说着自己也上床挨着忽悠躺下,哄小孩似的拍了拍他:“没事的宝宝,吃了药就好了,睡一觉明天就不烧了。”

忽悠习惯性地背过身去,可一闭上眼睛又想起刚才的梦。他嘟囔着说:“我冷。”

老王掀开他的被子钻进来,从背后抱住他:“哥搂着你睡就不冷了,睡吧。”

忽悠直觉想拒绝,可是温热的触感从背后传来,让他舍不得推开。

他抬了抬头让老王的胳膊从颈下穿过,体温相接,被窝里不一会儿就暖烘烘的。

在陷入昏沉的前一秒,他好像听见老王轻轻说了一句什么话,但他只听清了对不起三个字。

他很快就睡了过去。


然而早早就被热醒了。

动一动感觉一身汗,尤其是脖颈里枕着老王胳膊的地方,发丝潮湿地粘在皮肤上。

两人还是维持着入睡时的姿势,老王的胸膛像个火炉似的挨着他,搭在腰上的胳膊沉甸甸的,腿也不知是谁压在谁的上面,纠缠在一起。

他小幅度地动了动,试着想拉开点距离,可刚把上半身挪出来一截,下半身就贴上了。

贴上了不要紧,要紧的是……为什么有种被什么硬邦邦的东西顶到的感觉?

忽悠刚醒脑子有点迟钝,等他反应了两秒,立马扭动着身体想要从身后的怀抱中逃离,这一动就把老王弄醒了。

“唔……”老王抬起胳膊放开忽悠:“怎么了?热?”

忽悠不说话,奋力把自己的腿抽出来,裹着被子挪开了一大截。

这下老王就被晾在了被子外面,他刚想再钻回去,就发现了忽悠要远离他的原因。

“咳……”这就有点尴尬,老王又不想再回到自己的凉被窝,干脆起床了。

“那啥,你烧退了吗?”老王转移话题,下了床边整理床铺边问:“还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忽悠强迫自己不去多想,缓了一会儿才转过身来。

“退了……”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好多了,应该就是昨天有点着凉。”

忽悠说着,还是没忍住瞄了一眼老王的裤裆。

虽然穿着的睡裤松松垮垮,还是能看出来,挺有分量。

忽悠偷着笑了一下,老王大大方方让他看,说:“正常现象好吗?都怪被窝里太热了,真的。”

“凑流氓。”忽悠小声吐槽,闭上眼睛不再看他。

“快七点了,你再躺会儿,想吃啥早点,我去买回来。”

“没啥胃口……你随意吧。”

“那给你买粥喝?”

“都行。不要咸的。”

“好。”

忽悠眯了一会儿,可惜睡不着,他玩儿了会手机,又回想起刚刚在老王怀里醒来的感觉。

原来人类的体温是可以这么暖的。

他想着想着,又记起昨晚入睡前他没听清的话。

什么对不起?难道老王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于是他给在外觅食的老王发了条微信:

“你昨天晚上,就是给我吃完药以后……睡觉前说了句什么?”

对方秒回:什么?

忽悠:就是我当时马上要睡着了,你跟我说了句什么对不起的,我没听清楚

老王:哦哦

忽悠:所以你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老王:哪能呢

老王:就是说不应该给你买冰沙,害你又感冒

老王:以后还是不能惯着你

忽悠:……

老王:起来吧吃饭了

忽悠坐了起来,想了想还是又发了一句:谢谢你给我买冰沙,也谢谢你半夜照顾我吃药,不用道歉的

过了一会儿老王回:我还搂你睡觉呢

忽悠:……

忽悠后悔了,心想我就多余问这个狗贼,一不留神就被gay,嘤嘤嘤。

——————

对不起,最近实在心情太不好了,提不起精神来写,先把这章的存稿放出来吧,等等看风波过去再接着继续。

很难受。我爱他,愿意相信他。我也爱他们,所以我想像不出来甜甜的情节了,我只觉得伤心。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给我的每一个赞、每一条评论、每一句私信,谢谢那些快乐的时光。

不管怎样我都会陪着忽忽走下去的。


评论(30)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