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陈女士

没有故事只有酒

哥哥求求你 02


吃过晚餐,王爸爸提议大家明天去济南周边的旅游区玩一趟,虽然这次回国领证,只安排了几天假期,还是要趁机会庆祝一下成为一家人。

忽悠当然不忍扫兴,痛快地答应了。

他早在妈妈要回来的当天发微博请了三天假,所以也没什么顾虑,只当是也给自己放松一下。

于是第二天举家出发,后勤工作都交到了老王身上,他不仅要负责订票、司机和导游,还承包了一家人的话题,扛起了活跃气氛的重任。

忽悠坐在副驾上听老王谈天说地,聊他这些年在国外的见闻,现实和游戏换了角色,职业bb机也有当观众的一天。

他真的很会聊天啊,忽悠想。忽悠其实不太喜欢贫嘴的人,自己做直播的时候不得不多说一点话,但在生活中其实没有那么话痨,能不说就少说几句。所以碰到主动挑起话题还能很自然地不招人烦的人,忽悠都觉得他双商很高。

这大概也是一种是职业病吧。

可是这个人双商高也就算了,家里还有钱,还上名牌大学,长得也好看,个子高,声音好听……怎么能这么完美啊!

虽然比我还差了那么一点点。

忽悠一边听着大家闲唠一边在心里开小差,老王看他不在状态,还以为是他不太高兴,总偷偷瞟他。

这个狗贼,总偷看我干嘛。忽悠心里偷偷嘀咕,虽然我很有魅力,但你能不能专心开车啊。

他……不会真的对我……不不不,忽悠又马上否定,这个人平时虽然给里给气的,但玩笑归玩笑,忽悠还没有自恋到当真的地步。再说他之前也交过女朋友,现在还……有了兄弟这层关系。忽悠想着,从后视镜里瞄了一眼老王,却正巧对上老王看过来的视线。

老王冲他飞了一个wink,忽悠轻轻地笑了。


到地方也临近中午,他们先在景区里找了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中式餐馆,吃饱喝足后一起去逛了会儿街。

下午,家长们要去泡温泉,忽悠和老王两人不忍当电灯泡,要求去自由活动。

“行吧,”王爸爸掏出一张卡塞到忽悠手里:“别客气,晚上御都食府见。”

忽悠来不及推辞,又不好意思收下,只得转头把卡塞还给老王。

老王:“给你你就拿着呗。”

“不不……还是你来吧。”

“都是一家人了,客气什么,”老王不接,揽过忽悠肩膀:“走走,带你潇洒去!”

一家人。

对呀,一家人啊。

忽悠突然间想通了什么,原来那些躲闪的、朦胧的暧昧情愫都是自己误会了,本来老王就是那种对谁都好的人,这些天他的关心和爱护,只不过出于家人的身份。

忽悠把卡片塞进老王的衬衣口袋,之前的顾虑一扫而空,也搭起老王的肩膀,两人勾肩搭背地进了一家地下的游戏厅。

老王大手一挥换了两百块的币,和忽悠组团玩赛车、打枪战,忽悠还总去和小孩子抢地盘,玩幼稚的钓鱼啊打地鼠啊捕捉小动物啊,身后跟着一群小朋友围观。

最终孩子王大忽悠抱着一堆奖品从小萝卜头堆中出来,得到了一片羡慕的眼光。

“哈哈哈!哥哥厉害吧!!”忽悠超兴奋,一股脑儿把手里的毛绒挂坠儿、小零食、小玩具塞到老王手里:“拿着!哥哥赏给你的!”

“哇,你好厉害鸭!开心!”老王学着小朋友的语气:“你可真是个小棒棒!”

忽悠笑骂:“你!周围都是未成年!你注意点!”

老王把手里的棒棒糖拆了给忽悠递到嘴边:“没四,他们听不懂。来,吃棒棒……糖!”

忽悠:“……”

有小孩子眼巴巴地看着忽悠吃糖,老王不忍心,蹲下来把手里的小零食都分了,最后把玩具也送了,只剩下了一个毛茸茸的小猫咪钥匙链。

他耐心地把它和自己的钥匙串挂在了一起,收了起来。

天色渐晚,他们走出游戏厅,去找王爸爸说的那个餐厅。

忽悠虽然是本地人,这个旅游区也算得上出名,可他一直比较宅,上一次来都是猴年马月的事了,对路线根本不清楚。

老王看了看导航,大概了解了位置,让忽悠跟着他走。

他们穿过一片商铺,走着走着就来到了中心的广场。人潮涌动,卖各式各样的食物和纪念品的小摊排成长队,中央有一个漂亮的喷泉,吸引了好多年轻人和小孩子在周围玩耍。

“哇,喷泉唉!”忽悠拉着老王的袖子快步走过去:“走我们也过去看看!”

然而走了没几步,忽悠又看到一个买水果冰沙的小摊。

很大一杯的样子,下面是冰沙,上面是雪顶,堆着满满的水果碎。几个小女生围成一圈买了一杯,正一人一口地尝着。

“哇我也要这个!”忽悠走不动了:“看起来好好吃啊!”

“你还在感冒,别吃了吧。”

“哎呀没事的,已经好了……”

“你说哥哥我要,”老王掏出卡晃了晃:“我就给你买。”

“切!我自己买!”忽悠气鼓鼓地撒开老王,自己凑上前去问:“老板,怎么卖的?”

“三十!”

“什么???”忽悠震惊:“这——么贵的吗!”

老王刚走过来,又被忽悠拽走了:“算了算了,不吃了。”

“嗯?怎么啦?”

“太贵了吧!”

“景区的东西当然贵了,想吃就买,我给你掏钱。”说着老王就要回过身去,又被忽悠掺住胳膊:“真不要了,就是哄小女生吃的东西。”

他紧紧挎着老王向前走,一直到了喷泉边上才放开。

“勤俭持家大忽悠~”老王冲他竖大拇指:“真贤惠。”

忽悠:“人家自幼家境贫寒,比不上你,好吧。”

老王噗嗤笑了:“什么时候都不忘人设,真是……”

“啥?”忽悠带着警告的眼神。

“真是——太可爱了。”

“……”

忽悠一脸不满的表情,老王伸手搭上忽悠的肩:“说真的,以前没见到你人的时候,就觉得你好可爱,没想到本尊更可爱……”

忽悠赶紧把肩膀上某人的手扒拉下去:“你滚!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

老王大笑:“我全家不就是你全家吗?”

能言善辩大忽悠变成了哑口无言大忽悠,一时想不到什么反驳的话。

老王笑地得意,再次搭肩:“你觉得我呢?”

忽悠想了想,说:“跟我想象中的差别不大。就……很好。”他当着人面不好意思说太多,上午在车里想的那些形容词一个都说不出口。

老王点点头:“照片帅还是本人帅?”

“噫~自恋狂魔!”

他们聊了一会儿,一位看起来风尘卜卜、蓄着长发的大叔抱着吉他坐到离他们不远的喷泉旁,插上音响唱起歌来。

沙哑低沉的声音带着沧桑的感觉,很快吸引了许多观众驻足。

他们两人的距离刚刚好,身边的人慢慢聚了过来,里三层外三层的把他们围了起来。

“他唱的好好啊。”忽悠说。

“嗯,这个歌我好像听过……是谁的来着……”

周围的人小声议论着,有人说是汪峰的歌,也有人说不是。

“宝贝

看看远处月亮从旷野上升起

求你再抱紧我

我感觉冷 我感觉疼

你看车辆穿梭就像在寻找什么

他们就象我们的命运

哦 别哭亲爱的人

我们要坚强我们要微笑

因为无论我们怎样

我们永远是这美丽世界的孤儿”

是汪峰的《美丽世界的孤儿》,人群安静地听着,在这夕阳西下的时刻,恍然有种惆怅的感觉。

正在这时老王手机响了,他放开忽悠:“我去远点接个电话,你在此地不要走动。”

忽悠点点头没太在意,继续当忠实听众。

一曲结束,人群爆发出掌声,大家纷纷喝彩。

忽悠一个人被热闹包围,但可能受到了歌声的影响,情绪不是很高。他跟着拍了拍手,站直身体四处寻找老王的身影,却没有看到。

一首新歌响起,这次换成了平缓的民谣,唱着人生和理想,忽悠一直等到听完,老王还是没有回来。他坚持不下去了,起身去找人。

“这个狗东西,打个电话走这么远干嘛?”忽悠自言自语,慢慢走出层层人群,驻足在边缘。

这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宝贝!”

忽悠回头,看到老王笑盈盈地端着一大杯冰沙向他走来:“不是让你在原地等我吗?”

“你……哇都说了不要买了……”忽悠有点手足无措的接过,埋怨道:“干嘛浪费钱……”

老王凑过去就着忽悠的手舔了一口奶油:“嗯,还不错,好吃。”

说着他又拿起小勺挖起一勺来送到忽悠嘴边:“尝尝~”

忽悠察觉到周围有视线传来,赶紧一口吞了拉起老王就走。

两人往人少的地方走去,溜达着分享冰沙。

“好冷。”忽悠拿着嫌凉,又塞回老王手里。

老王任劳任怨,举着冰沙时不时投喂忽悠一口,没等走到饭店,一大杯就见了底。

他把杯子扔了,又掏出纸巾来帮忽悠擦手:“忽忽小朋友,哥哥给你买的冰沙好吃吗?”

“滚蛋。你才是小朋友,我是哥哥。”

“好好你说了算。”

“嗯,乖,下次哥哥奖励你。”

“奖励我什么?”

“你说!你想要什么哥哥就给你买什么!”

“我要GTR!”

“……滚呐!”


他们吃晚饭的地方是一个看起来非常高档的餐厅,四个人围着一张大圆桌,开了瓶商标上全是洋文的红酒,忽悠总觉得夸张了点。

席间,王爸爸举杯向大家敬酒,说道:“感谢我老婆大人,没想到我人到中年,还能再次感受到家庭的温暖。以后我们也打算回国发展,到时候咱们住得近些,多聚聚……来我先干了,你们都随意。”

王爸爸一身休闲西装,风度翩翩,一点儿也没有中年大叔的油腻,谈吐间透露着成熟男人的稳重和魅力。老王简直遗传了他十成十,不光是帅气的外表,还有说话做事的风格,看得出来老爸的影响有多深。

忽悠和妈妈都笑了,一杯喝完,王爸爸又嘱咐两位小同志:“往后你们俩就是兄弟了,要相互扶持,互相帮助……”

“对,小悠你也向霆睿多学着点,看看人家……”

忽悠险些内牛满面,还好老王及时救场,和妈妈碰了个杯。

可恶啊,这个家伙就是传说当中别人家的孩子吧。妈妈又夸了老王几句,老王美滋滋地冲忽悠挑眉,忽悠回了一个白眼过去,两人在饭桌上“眉来眼去”,像两个幼稚鬼。

用餐结束,王爸爸去结账,妈妈去洗手间,老王趁着机会端起两个茶杯,塞给忽悠一个。

“来,刚才也没跟你干杯,咱们以茶代酒,补上。”

忽悠笑:“神经病啊……”

老王碰了一下忽悠手里的茶杯:“我敬你,谢谢你的出现,让我不再是这个美丽世界的孤儿。”

“从此以后,不管是什么身份,只要我们彼此陪伴,就永远都不孤单。”

——————

我本来,是想把这篇写成社情路线的,骨科的精髓就在床上啊!!万万没想到最近查的严,本宝宝又是良民,™只能走温情路线了……气到摔笔

(还是会有低速车的)

评论(11)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