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陈女士

没有故事只有酒

哥哥求求你 01

这篇设定是俗套的重组家庭继兄弟套路,所以是伪骨科,年下攻,有甜有虐,HE。忽悠=吴悠,老王=王霆睿😎情节纯属瞎编,勿上升正主,么么哒


四月份的天气带着北方标志性的冷,饶是忽悠一个火气正旺的大小伙子,也在这倒春寒的低气温里光荣的感冒了。

低烧断断续续地持续了两天,然后就是无休止的咳嗽。

本来就利用过度的咽喉这下更是雪上加霜,一度连话都说不完整,一张口就是咳咳咳。

没完没了。

于是忽悠为了不耽误直播吃了很多药,又盖着厚厚的棉被闷头大睡了一下午。

快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地,感觉有一只手在探他的额头。触感有些凉凉的,让他回想起了小时候生病妈妈触摸他的手。她会一边皱着眉头,埋怨他怎么又不好好穿衣服,一边把手掌心贴到他的额头,看看他有没有发烧。

可能是妈妈上周说她今天要从国外回来了,所以才梦到她了吧,忽悠心想。

自从忽悠很小的时候父母离异,妈妈就一心扑在了事业上,除了平时照顾忽悠生活起居,基本都是在忙工作。一直到了忽悠要上大学,妈妈终于有了一个出国进修的机会,于是在忽悠的支持下,她一走就是这么多年。

期间也有几次说要回国,可都计划落空了。

直到上个月,妈妈发视频过来,略带羞涩地说自己交了一个相同年纪的男朋友,要一起回国几天,以后可能会考虑在国内发展了。

好事儿呀。忽悠想。他倒是不怎么担心和未来的继父或者兄弟相处的问题,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又不在一起住,表面上过得去就可以了。只要妈妈开心,其他都不是问题。

他们聊了一下午妈妈的神秘男友,了解了一些基本情况,比如说对方姓王,也是济南人,也有一个和忽悠差不多大的儿子。

“你愿不愿意先和他们住几天?”妈妈略带抱歉地说:“他和他儿子都在国外,所以济南的房子早就已经租出去了,我们就回来几天,把租客赶走也不太好。妈想着就在咱家凑合一下,你看行吗?”

没等忽悠回话,妈妈那边又接着说:“咱家确实小了点……有点不方便,你要是不愿意的话就妈妈自己在家住,让他们……”

“妈,”忽悠赶紧打断她:“一家人当然要一起住了,没问题的。”

“好,好。那就这么定了。正好你和他儿子也能培养培养感情,小伙子我见了,人又高又帅。”

“多高?”

“还挺巧,跟你一样高。”

“能有我帅??”

“哈哈哈,那当然是我儿子帅了!”

从那天开始,忽悠就总能梦见妈妈回到家的场景,似乎又回到了一进门就有饭香迎接的小时候。

忽悠自嘲地笑了笑,睁开了眼睛。

然而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一身黑的男人,正把一杯水放在他的床头柜上。

忽悠差点没坐起来,转念一想确实应该也到了妈妈说好的回家时间,这位没准就是……

一声叔叔堵在喉头,对方先说话了:“你生病了?”

忽悠还有点脑子不清醒,说话不太利索:“……呃,没,也快好了,我……”

“宝贝醒了?”一个女声随着脚步声传来,是妈妈来了。

妈妈神色有点焦急,过来坐到床上摸了摸忽悠的额头:“没发烧吧啊?怎么生病了也不和妈妈说,吃药了吗?”

忽悠本来病都好了大半了,被妈妈这么一说还有点委屈,小奶音都出来了:“没事儿……吃了药了。”

这时一直默默站在床旁边的男人悄悄地走出了房间,还帮他们轻轻带上了门。

忽悠和许久未见的妈妈说了好一会儿话,才想起来问:“刚刚那个就是……?”

“对,那就是妈跟你说过的王叔叔的儿子,他比你小一岁,你们应该能玩儿到一起去。”

“???”

忽悠震惊了。心想还好刚才没把叔叔叫出口,不然以后这兄弟是没法当了。

不过,刚刚也是才睡醒而且没戴眼镜,没怎么看清那人的长相,现在仔细一想,他确实气质不错,说话声音也好听,应该不是一枚大叔而是小鲜肉。

而且声音还有点耳熟……忽悠也没多想,继续和妈妈聊了会儿天。

等他们母子俩有说有笑的从卧室里出来,那位小兄弟正端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看到他们出来,冲忽悠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等忽悠看清那人的长相,顿时惊了。

这他妈?怎么和那个人称电竞吴亦凡的——自己有史以来人气最高的——还和他组了个cp的男嘉宾老王长得这么像??

虽然忽悠只仔细看过那个人的照片那么几次,但是那位狗贼的微信头像就是他自己的自拍,还隔段时间就换一次,想不记住那张脸都不行。

忽悠内心汹涌澎湃,对方倒是比他淡定的多,伸出了手:“兄弟你好,初次见面,叫我老王就行。”

这个声音……忽悠百分百确定,肯定就是老王没错了。他看着这位微笑着的小兄弟,极力克制着自己的表情,回握了他的手:“呵呵……你好你好,你…我……叫我哥就行,我听我妈说了你比我小。”

老王:“……”

妈妈在一旁笑吟吟地看着,给忽悠介绍:“这是霆睿,现在还在加拿大读书,”又转过脸和老王说:“我儿子叫吴悠,你们一般大,应该能相处的好。”

他们对视了一眼,忽悠心里奔腾着一万匹羊驼,只想揪着老王问个清楚,老王则咳嗽了一下躲开视线,在妈妈看来更像是两个人初次见面有点不自在。

妈妈笑了:“这孩子,年纪轻轻地叫什么老王,都把自己叫老了。”

三个人聊了一会儿,老王就接了一个电话,给大家汇报:“我爸说订好餐厅了,咱们出去吃吧。”


于是一家人在附近的高档餐厅共进了第一顿晚餐,其乐融融,气氛愉快。

快吃完的时候,忽悠借口出去上厕所,然后临走前给老王递了一个眼神。

老王随后跟上,到了洗手间却没看到忽悠人。

难道会错意了?老王正思考着,刚缓慢踱步到第一个隔间,就看门瞬间被推开,一只伸出来的手一把将他拉了进去。

“哎哎哎……”他一个趔趄差点扑到忽悠怀里:“这么热情吗兄弟!”

“热情你个大头鬼……”忽悠赶紧退后一步,还好隔间空间不算太小,不用靠得太近。

忽悠:“不用我问了吧?交代一下?”

老王:“我有什么好交代的呀兄弟!我也没想到!”

“不可能!”忽悠坚决不信:“哪有这么巧的事??”

“不是……我上个月才被我爸通知他要再婚了,然后就见了阿姨一面!一面!我也是下午才知道阿姨口中的儿子居然是你。”

忽悠将信将疑:“……没骗我?”

“没有!宝贝!我要是早知道为什么不告诉你?我是一直知道我爸交女朋友,但是谁还问那么仔细啊……”

“那……你要回国怎么没告诉我?”

“我这不是下午刚到吗,打算到了再约你出来玩的,谁知道……?”

忽悠真实地无语了。

两人默默对视了几秒,然后同时无奈地笑了起来。

忽悠捂着脸笑了一会儿,摆了摆手:“真尼玛是够了,孽缘啊孽缘……”

老王:“我下午一进你卧室就惊了,心想不能这么巧吧,然后就看到了睡成小猪的你……”

“喂喂你才像猪!我那是吃感冒药了!”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一起走了出去。然而他们聊得太过投入,一时间忘了环境,忽悠推门出去看到洗手池旁的两位小哥,才想起这是在洗手间里。

顿时四脸懵逼,老王迅速开溜,忽悠慢了一步,就听见后面的小哥们感慨:“卧槽这搞基都搞到这儿来了……”

忽悠心里苦。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妈妈犯了难。

“家里就两张床,要不我睡沙发,你们爷俩睡?”

“不用了阿姨,我睡沙发吧,没问题的。”老王说。

忽悠:“谁都别跟我争了,我睡沙发。”说着忽悠就去拿铺盖:“兄弟你就睡我房间吧,我一会儿帮你把床单被套换了。”

“别麻烦了。你本来就不舒服,还是我睡沙发吧。”

纠结了一会儿,王爸爸发话了:“要不你俩挤一挤?都是大小伙子,怕啥。”

他俩顿时不约而同的沉默了。

“别了吧,我这感冒马上要好了……这个阶段最容易传染人。要不我们轮流睡沙发,今晚我先?”忽悠看着老王说。

“不不,哪能让病人睡沙发,你就听我的,明天再……”

“我觉得你叔说的对,你们一起睡吧,再说也是双人床,睡得下的。”妈妈拍了拍忽悠的胳膊。

母亲大人都发话了,忽悠只得默默把被子抱了回去。

等老王洗漱完穿着睡衣进屋,忽悠心态崩了:“救命啊啊啊啊……我不要和这个史诗级大基佬一起睡啊啊啊啊啊……”

老王哈哈大笑,眯起眼睛狞笑着爬上床:“嘿嘿嘿,哥哥一上来会温柔点的,保证不会让你屁股痛~”

忽悠抱紧自己缩到墙角瑟瑟发抖:“不!你别过来!救命啊!我的清白之身!!”

两人还没来及互飚演技,妈妈一把推开门:“用不用加床褥子?哟,你们感情这么好啦?妈妈还担心你们会不好意思呢哈哈……”

忽忽心里苦,但忽忽不说。

两人老老实实睡觉,背对着背中间隔了一个太平洋。

老王折腾了一天也累了,但一直想和忽悠聊天,撑着舍不得睡。

忽悠白天睡得多,此时也不是很困,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直到深夜才道了晚安各自睡去。


早上被叫醒吃饭的时候,忽悠还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他早习惯了一个人在的空房间,一个人睡的双人床,这突然间床上多了个人,醒来还有准备好的早餐,仿佛是活在梦里。

直到老王伸手在他脸前晃了晃,他才回过神来去洗漱。

饭桌上,两位家长大人宣布了婚讯和接下来几天的安排,说是不办婚礼了但是要拜访一下亲戚,忽悠一听,头都大了。

“我得留出时间来工作,还得给人交差呢,亲戚家我能不能就不去了??”忽悠语气诚恳地求放过,商量了半天,最终还是逃过了一劫。

老王本打算顺水推舟,说了句他不去那我也不想去了,结果被干脆否决,只能哀怨地瞅了一眼忽悠。

忽悠偷着乐,冲他做了个鬼脸。

早饭后父母去办大事,两位小兄弟在家里大眼瞪小眼。

“我要做视频,”忽悠说:“哎呀我好忙好忙……”

“你忙你的,”老王嘴上说着,却跟在忽悠屁股后头,一路跟进电脑桌前,坐到床上。

忽悠:“……你要干嘛?”

“我就瞅瞅,不说话,”老王一本正经地:“围观一下我喜欢的up主直播做视频,不可以吗?”

“……”

忽悠无语凝噎,被老王弄得没脾气,便没再理他,真的打开视频素材认真工作了起来。

反正他一会儿就走了,忽悠心想。

两人自从2月份初遇以来,其实经常有联系,一直到昨天意料之外的见面,总感觉有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在一起聊天总是有话题,不说话的时候也不会觉得尴尬,就是莫名地合拍,很自然很舒服。

所以忽悠能放心大胆地放松自己,像在认识了很多年的朋友面前一样没什么顾虑。

认真做了一个多小时视频,忽然一只手伸过来替他倒了杯水。

忽悠吓了一跳:“谢谢……哇你不要一点儿动静都没有的突然出现!”

“我一直就在你后面呀宝贝!”

“嗯??”

老王:“怎么啦?你嫌弃的话我还是走吧……唉,昨天晚上在床上还好好的……”

忽悠:“……”

忽悠:“你就一直看我做视频?”

“嗯,也玩了会儿手机。”

“……不无聊么?”

“怎么会无聊呢宝贝,认真的男人最美丽,你认真的样子我能看一年。”

“……哇你恶心心!”忽悠赶紧喝了口水压惊,暂停了手头的工作陪老王聊天。

转眼十一点多了,老王接了个电话,被叫去一个亲戚家吃饭。

老王挂了电话哀叹一声:“我要去见亲戚了,你午饭怎么解决?”

“我还订外卖呗,你赶紧去吧,不用管我。”

老王没说什么,点点头去收拾了一下,走了。

忽悠听见关门的声音,想着把上午做的视频收个尾再订餐,于是又忙活了起来。

可还没到十二点,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怎么回事,他们不是去亲戚家吃饭了吗?忽悠心想,莫非是我订了外卖然后失忆了?

直到他拉开门,看到老王把手里的餐盒递过来,才愣在了原地。

“你……不是吃饭去了吗?”

“嗯,”老王点点头:“在附近随便买了点,也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忽悠赶紧接过:“哇你干嘛,我订外卖不就得了,你还跑一趟……”

“这不是我比外卖快嘛~”老王说着带上了门:“趁热吃啊!我走了。”

门碰地一声关上,忽悠却感觉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一时竟然有些感动。

被惦记的感觉真好。

他把饭菜摆放在桌上,决定不去剪视频了,先把饭吃完再说。

刚吃了几口,手机叮咚响起了微信的提示音,他打开一看,正是他想的那个人。

“吃饭了吗?”

忽悠笑了,拍了一张拿着勺子的照片,给老王发了过去。

“乖。”

忽悠发了句谢谢,老王那边却没动静了。

等忽悠吃完了饭刷了会儿微博,才收到一条语音:“怎么谢我?叫声好听的?”

忽悠:围笑.jpg

老王:你说哥哥谢谢你

忽悠:兄弟你搞搞清楚,现在我才是哥哥

老王:微笑中带着疲惫.jpg

忽悠:得意的笑.jpg

他们两个就这么聊了二十分钟,直到忽悠感觉脸有点僵,才发觉自己一直在笑。

他心里唾弃了自己两秒钟,收了手机想再也不理那个狗贼了,这时又收到一条:等回去和哥哥睡觉哦

这里的哥哥就有歧义了,可以指老王自己,也可以是忽悠,两个都说的通。

忽悠一阵头大,回了句:去你的!

——————

这篇说实话有点纠结,主要是想玩年下和骨科梗(床下是弟弟床上是哥哥什么的🤔),但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有点没信心。所以还是看热度决定长度吧~大家也可以给我提提意见~


评论(46)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