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陈女士

没有故事只有酒

忘忧沙雕童话系列之 小火龙生蛋篇

有些话一定得说在前面:

1不能接受生子的一定要避雷!

2这篇里有关于小蓝(幻幻)的cp私设,大家尽量绕道,不要影响心情~

3不要纠结世界观(也就是关于性别和生育的设定),看着开心就好~都ok的话还是祝大家食用愉快,谢谢走过路过的朋友,吸溜吸溜的吻送给各位~

Part1

有一天,忽忽在家里呆腻了,想要去森林里转转。

老王倒是没什么意见,陪着忽忽出了门。刚到了树林里,忽忽就变回了小火龙,带老王飞上了天空。

“别飞太远啊……”老王拍拍小火龙:“猫还没喂呢……”

呼呼的风声中小火龙不知道有没有听清楚,等到景色越来越熟悉,老王才发现,他们回到了龙之峡谷。

坍塌的山洞还是那副破败样子,一如他们离开的那晚。

“回来这里干什么?”老王犹豫着问。

忽忽没有把他放下来,而是绕到了悬崖下面,冲着石壁一个俯冲,踏碎了外面一层石块,露出了黑洞洞的入口。

忽忽接连试了几次,直到能容许他自己走进去。里面黑漆漆的,老王骑在忽忽背上,心里充满了好奇。

他们缓慢前行,没想到地下居然有一个巨大的矿洞,简直可以容纳一个足球场。

走着走着,老王忽然发觉,身边距离不远的墙壁上好像隐隐约约有些发亮。他刚想说话,忽忽就停下了。

忽忽冲着地上的一团黑喷出了耀眼的火焰,瞬间它们就燃烧起来,逐渐照亮了一片视野。

老王这时才看清墙壁上微微透着亮光的东西——那居然都是晶莹剔透的水晶和钻石。

视线中满地的黄金、首饰,闪闪发亮的各种宝石随处可见,堆积成尖尖的小山包。还有各式的武器、绸缎、装饰艺术品……

饶是见过世面的王子大人,也看傻了眼。

“你原来……这么富有吗??”老王险些流下动感的泪水。

“嗷~”忽忽自豪地昂了昂脑袋,然后一团白烟升起,散开的时候,一个光溜溜的少年出现在老王面前。

“呃……”不好,一时得意过了头,忘了变成人是裸体的样子了。忽忽不好意思地冲老王笑了笑,拽过身后箱子里的一块布围在了腰上。

其实光线不是很好,老王看得并没有很清楚,但还是看到了对方大片的粉嫩肌肤。

他喉结不明显地动了动,不动声色地走近了帮忽忽把围在腰上的布系好,这时又发现,忽忽居然围出了半身裙的效果,还是粉红色的。

老王当时就想给他扒了,但是又忍住了。

怪不得平时总不在自己眼前变身,原来是因为这个。老王心想。

“咳咳,”忽忽假装没看见老王直勾勾的眼神,拉了拉老王的袖子:“快行动,咱们拿一些值钱的出去。”

“好……这些都是你攒下来的吗?”

“嗯……我一直就住在这里,收集了几百年。”

“龙果然是喜欢亮晶晶的宝贝啊。”

“对,现在最喜欢你了,宝贝。”忽忽笑嘻嘻地mua了一口老王,然后赶紧跳开,去打开箱子找财宝了。

他们装了一大箱珠宝和金币,然后又把洞口堵住,回到了他们的小家。

Part2

他们一起把带回来的财宝埋到了萝卜田里,然后老王就穿戴好要出门。

“干嘛去?”忽忽问。

“庆祝一下啊!我去买点好吃的,你在家乖乖等我就好~”

“嗯。那你快点回来哦。”

老王回来摆了一桌子好吃的,然后神神秘秘地掏出了一瓶冰酒。

“噔噔噔噔~!猜猜这个是什么?”

忽忽:“葡萄酒吗?”

老王:“对,今天不喝可乐了,改喝这个。”

说着他把酒打开,给忽忽倒了半杯:“来尝尝。”

忽忽啜了一小口:“哇,还挺好喝的哦,可惜我酒量不太行……”

老王心想那就更好了,然后以各种理由和忽忽干杯,最后两人把一瓶酒都喝光了。

酒足饭饱,老王搂着软乎乎的忽忽躺在摇椅里。

“唔……”怀里的小东西不安分地动来动去,脸蛋儿红扑扑的:“好热啊……”

“那把衣服脱了吧?”老王循循善诱。

忽忽闭着眼睛摸索自己的睡衣纽扣,手指却好像打了结,来回拉扯了半天才解开一个。他放弃了努力,拉了拉老王的衣服:“你帮我脱嘛……”

“……”老王一时没想到忽忽能这么主动,愣了一下,忽忽见他没动作,又开始扭动起来:“你来帮我脱嘛……”

于是这位忽忽小朋友迅速被剥了个精光,却更加热了。

因为有一具同样火热的身躯覆了上来,肌肤相贴,唇舌纠缠,给了他一个深深的吻。

他觉得四肢都在发软,然后只能跟随着本能反应,将身体的主动权交了出去。


第二天一直睡到快中午,忽忽才在一个温柔的吻中醒来。

“中午想吃点什么?”吻醒他的人问。

“……没有菜叶子就好。”咦?为什么嗓子哑了?忽忽郁闷地清了清嗓子,却没起到多少作用。不光是嗓子,知觉慢慢恢复,他才感觉到身上哪儿哪儿都有点痛。

老王笑得愉悦:“好。”

他翻身下床,捏了捏还陷在枕头里的小脸儿:“还喝冰酒吗?”

“不喝了……”忽忽嘟嘟囔囔地:“喝了你的冰酒屁股痛……”

Part3

又没羞没臊地过了几个月,天气也凉了,老王忽然发现他家的小火龙有点不大对劲。

先是总想睡觉,比如说有一次他们刚睡醒午觉,忽忽在院子里逗猫玩儿,还没一会儿就抱着猫咪睡着了。然后是整个人都无精打采,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

好在胃口一直不错,更爱吃肉了,好像还胖了一点点。

忽忽说大概是因为天气冷了,身体会自动积蓄脂肪并且进入冬眠期,所以才会这样。老王一开始被说服了,每天傍晚就生起壁炉,然后和忽忽躺在摇椅里盖上薄毯,为忽忽念书或者是讲故事。

可是又过了几天,忽忽胃口也开始不好了,嚷嚷着恶心,不想吃东西。老王不禁担忧了起来。

一天早上,老王趁忽忽还没睡醒,揣起一本魔法书,走到了山坡上的树林里。

他挑了一个隐秘的地方扯下一页纸,划了根火柴点燃了它。

等待书页燃烧殆尽,巫师嘭地一声出现在了原地。

“王子大人……?”

老王把忽忽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跟巫师说了,巫师

疑惑地:“奇怪,龙是不会生病的啊。”

老王更担心了:“那是怎么回事?”

巫师沉思了一会儿,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他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

“上个月吧。”

巫师一副看好戏的神情:“恭喜王子大人,您可能要当爸爸了。”

“什么??”老王震惊了,好几秒都没有说出话来。

“……怎么可能??他不是雄性的吗??”

“您还是回去问问他吧,我想他自己应该了解。龙族自身的想法对孕育的影响非常大,除非他自己愿意,否则几乎不可能。”说完,巫师就化作一团黑烟消失了。

老王愣了许久才消化了这个消息,然后心情复杂地回了家。

他不是百分之百地相信巫师说的话,更想听忽忽亲口告诉他,但又不确定忽忽是不是真的了解情况。因为忽忽没有理由瞒他,如果是真的……这又不是什么坏事。而且,他回忆了一下忽忽最近的状态,好像确实有那么一点符合。

天啊,我们会有宝宝吗?老王又开心又有点担忧,想了想还是没有马上去问,而是先做了一些打算。


中午吃饭的时候,忽忽挑三拣四地不肯好好吃东西,老王只好耐心地哄他吃完,然后搂着他睡午觉。

“你们龙……是怎么繁衍后代的?”老王试探着问。

“嗯……你干嘛问这个啊……我想想……”忽忽躺在老王肩膀:“我们龙生育的方式有两种,一种就是大家都熟悉的——抢一个公主回来,公主们一大部分都是不愿意的,所以有的脾气差的龙会在祭坛上一把火烧死公主……别这么看着我,这样的话有一半概率能烧一只蛋出来。”

“那公主如果愿意呢?”

“和龙相爱的公主就是像人类那样生育啊,这种时候就会生一个小孩子出来,然后孩子长到人类的五六岁左右就会开始变成龙,这样的龙血统都不是很纯正,战斗力不是很高,但是脾气会好一些。”

“哦……还有一种呢?”

“还有一种就是两个龙一起……生一只蛋出来。我有一个朋友就是这样有小宝宝的。”

“你的朋友?”

“对……一只蓝色的龙……他的伴侣也是龙。”

“哦~”老王想了半天也没问出口,这时忽忽自言自语:“不知道那家伙怎么样了,前几年去找他玩还发现他卖起了秋葵,生意做的不错。”

“……你们龙不是不差钱吗。”

“所以要找点开心的事做呀,他的伴侣喜欢看有关巫师的书,我还有一个绿色的朋友喜欢唱歌,是一个游吟歌手……”

“嗯……”老王赶紧又把话题拉回来:“你朋友的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

“什么男孩女孩……是龙,”忽忽一个翻身压在老王身上:“龙是不分性别的~”

老王:???

忽忽看着老王惊讶的表情,咯咯地笑了:“大多种群的龙都不分性别,只有那么几种区分。所以大家都默认没有性别了。”

“……那你呢?”

“我们也不分吧,反正我是没有见过雌性的火龙。”

老王:“那龙……是都可以生宝宝的对吗?”

忽忽趴在老王胸口:“呃……也可以这么说?哎呀我也不清楚……”

老王搂着忽忽把他放平躺好,盖上小毯子:“你还是别趴着了……”

忽忽:“你干嘛问这个?”

他又突然支起脑袋:“你想要宝宝?”

老王:“……”

忽忽捂着眼睛:“哇人家才刚刚成年~你怎么能这样对人家呢你这个臭流氓……”

老王默默地帮忽忽掖了掖毯子。

“睡吧宝贝,不然下午又该没精神了。”

“嗯……最近好奇怪……总感觉困困的。”忽忽打了个哈欠,贴得老王紧紧的。

没一会儿,他又喃喃地说:“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要等到发情期……发情期??”

他忽然想起来了什么,睁大眼睛看着老王:“成年后的头两个月是发情期……”他眨眨眼:“现在是几月了?”

老王:“十一月。”

忽忽刷地坐起来,奶音都变了调:“我的生日是九月份……妈呀!我不会是……嗯??我说为什么总是犯困,最近还总恶心……”

老王神情紧张,他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忽忽的后脑勺,也坐了起来:“宝贝……”

忽忽倒在老王怀里:“天呐……不会吧……不可能啊?除非是我想要宝宝的时候才能……对了,一定是那天……!!”

“哪天?”

“就是前一天晚上下雨了,有一对母女上山采药然后迷了路,来我们家借宿……”

“短发的妈妈和扎着马尾辫的金发小姑娘?”

“对……那个小女孩叫什么来着,爱丽丝?然后第二天她们走了,我说我觉得有个女儿也不错……”

老王笑了:“对,你说你是个女儿控,可惜……”

忽忽:“可惜你不能生……”

“我虽然确实不能生,但是没想到宝贝你居然这么厉害~”

忽忽:“……”

老王亲了亲忽忽的额角:“那接下来要辛苦你了,宝贝。”

忽忽:“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不过你怎么好像一点都不意外?”

“因为我发现你有点不对劲以后,就找巫师问了一下,他告诉我可能是要有宝宝了。”

“所以你才会来问我这个……”忽忽躺了回去:“我真的好蠢啊……”

“怎么会呢,我的宝贝这么聪明……”老王轻轻亲了忽忽一下:“这是一件好事,不是吗?我很开心。”

忽忽看着老王的笑脸,觉得安心了不少。他钻进老王温暖的怀抱里:“好吧好吧。我也没有不开心,就是没有想到……这个可能性真的太小了。”

“那我们一定要好好把宝宝养大……”

“唔……”忽忽把脸埋在老王胸口:“我还是不敢相信。”

老王知道他是害羞了,赶紧转移他的注意力:“好了,不说了,我们睡觉觉。”

“嗯……”忽忽乖乖闭上眼睛。

过了一会儿,他又推了推老王说:“你给我唱个歌吧,我睡不着。”

“好。”

“总有些惊奇的际遇,比方说当我遇见你……”

Part5

接下来的几个月迎来了冬天,虽然也不是很冷,老王还是把家打理得温暖舒适,每天变着花样给忽忽做好吃的。快到夏天的时候,家里迎来了两位客人。

一个有着蓝色爆炸头的青年牵着另一位棕头发的男孩子,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你怎么回事?小老弟?”

忽忽:“意外怀孕。”

其实忽忽的身材并没有走样,因为龙毕竟只生蛋,他就胖了一点点,但还是被看出来了。

“??”小蓝噗地笑了,说:“多久了?”

“八个月了吧……还有四个月就可以生了。”

“哇哦……恭喜恭喜~”旁边的男孩子说:“生蛋快乐!”

“你倒是可以给他传授一点经验。”小蓝手搭在别人肩膀上:“不过我们是不是应该随份子啊……”

“等生出来再送红包吧!不知道会是什么颜色的小龙呢。”

忽忽在一旁默默地看两人秀恩爱,有点想念出去买菜的老王。

“你们家的小龙呢?”

“上学去了。”

“上学??”

“对,他最近一直沉迷于和人类一起上学,还说将来要当什么运动员,不知道怎么想的,随他去吧。”

“……”

四个人一起吃了午餐,又聊了一下午天。到了傍晚,小蓝他们才变成龙飞走了。

忽忽很开心,拉着老王不肯睡觉,讲了许多遇到老王之前的趣事,像个小孩子一样说个不停。

最后还是要老王唱歌给他听,才慢慢进入了梦乡。


四个月以后,老王请巫师来家门口的山坡上帮忙开辟了一个山洞,忽忽住了进去。小蓝他们两个也来了,一起围在山洞旁等忽忽的好消息。

老王心神不宁的,总想进去看看,但每次都只看到龙形的忽忽在窝里闭目养神,然后被赶出来。

小蓝安慰他:“不用担心,这点小事对于龙来说不算什么,是吧Honey?”

“嗯……放心吧。”

说着小蓝进去了一会儿,然后气鼓鼓地出来了。

“怎么了哈尼?”

“他说我的爆炸头丑,看得他想吐,我再也不进去关心他了,哼。”

老王:“……”

巫师满脸不情愿地蹲在树荫里,他早就想走了,但是被老王的一袋金币砸了回来,只得当起了保姆的角色。

他们正在外面吵吵闹闹,忽然听见一声龙的低吟。

老王一愣,巫师比他还抢先一步,等老王进去洞里的时候,早就准备好的小窝里已经有了一颗橄榄球大小的、椭圆的蛋。

老王险些老泪纵横,赶紧上前去摸了摸忽忽的大脑袋。忽忽眨了眨眼睛示意他没事,老王亲了亲他的角,才去拨开围观群众蹲在蛋旁边。

那是一只黑红相间的蛋,红底黑花纹,图案繁复又漂亮。

老王抬起手又放下,犹豫着问巫师:“可以摸吗?”

巫师:“当然了。”

老王感受了一下带着温度的、略微有些粗糙的蛋壳,然后开心地笑了。

忽忽守着蛋睡了一觉,到第二天,他才恢复了人形。

老王裹着毯子在一旁打地铺,忽忽过去掀开毯子,和老王依偎在一起。

他们腻腻歪歪地说了一会儿悄悄话,商量了一下宝宝的名字,可是都没有定下来。最后还是忽忽先起了一个忽噜毛的小名,大名等到以后再定。


为了看好忽噜毛小宝贝,老王和忽忽又开始了山顶洞人的生活。

第一百天的时候,忽忽出去放风了,老王正摸着蛋和它说话,忽然听见了细微的破裂声。他赶紧把手拿开,发现从蛋壳顶端慢慢裂开了一条缝。

老王心脏砰砰地跳,他紧紧盯着蛋壳,却没有再接着裂下去。

他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什么动静。

他有点紧张又有点期待,这时忽忽也回来了。老王赶紧招呼忽忽过来,示意他看蛋上的裂缝。

忽忽顿时也紧张起来:“什么时候裂的?”

“就刚刚……我正在和它说话……”

“那应该是要破壳了~!我们再等等……”忽忽不禁也用指尖摸了摸蛋壳上的裂缝,轻轻地说:“加油呀,小家伙!”

话音刚落,只听得蛋“哗啦”一声破裂,从里面钻出来一只浑身漆黑的小龙。

他的颜色和忽忽正好相反,满身玄鳞,暗红双翼,一双深紫色的眼睛。

小龙宝宝站在窝里抻了抻翅膀,然后一头扎进了忽忽怀里。

“哇,你好帅呀!”忽忽开心地把龙宝宝抱紧,老王过来把他们两个都搂进了怀抱。


晚上,老王好不容易把老婆孩子都哄睡着了,自己坐在洞口看星星。

风有点凉凉的,他看着遥远的星空,又想起他第一次和忽忽看星星的夜晚。

他刚刚开始有点多愁善感,就感觉到背后靠过来一个温暖的怀抱。

“怎么不来睡觉啊?想什么呢?”

“没……你怎么醒了?”

“你不抱着我我睡不好呀。”

老王侧过脸吻了吻忽忽的脸颊,说:“那如果……我不能陪你那么久……你知道的,人类的寿命就那么几十年……”

“原来你在担心这种小事情吗?”忽忽拉起老王走到床边躺下:“你还记得我们契约的期限吗?

“永远?”

“对,所以你得永远被我奴役明白吗?想干个几十年就完事了?你在想什么好事情呀兄弟!”

老王惊呆:“那也不会变老吗?”

忽忽打了个哈欠,钻进老王怀里:“这个问题也不大,明天把那个巫师叫过来。”

老王只得搂着忽忽老实睡觉了。

第二天,老王一早就把巫师召唤了出来。巫师一脸惺忪的样子,身上还穿着王室做工精致的睡衣。

他一脸不耐烦:“又怎么了?”

忽忽直奔主题:“你有没有让人类不会变老的药?”

巫师:“……拿龙蛋来换。”

忽忽:“哇,你想要的还挺多!崽已经孵出来了,不过壳可以给你。”

巫师:“……”

忽忽:“再加一袋红宝石。”

巫师:“行吧勉强成交……但是你们以后不要再召唤我了!我又不是你们的召唤兽!一年最多一次!!”

忽忽把蛋壳和红宝石交给巫师:“好好好,去吧叮当猫!”


日子一天天过去,忽噜毛一点点长大,性格像极了忽忽,非常调皮捣蛋,又喜欢撒娇黏人,常常令忽忽头痛。

等他再大一点变成小小少年的样子,就省心多了。他长得倒是越发像老王一些,很挺拔英气的感觉,就是还没有爸爸那么稳重。不过总有一天会比两位爸爸更强的,毕竟日子还很长很长呢。

——————

写的时候脑子里一直在回荡忽悠直播时说的“我都要意外怀孕了!”和“我分分钟孕吐给你们看!”

太骚了太骚了哈哈哈(不过我喜欢

评论(15)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