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陈女士

没有故事只有酒

忘忧沙雕童话系列3 王子与小火龙

王子与小火龙(下)


Part5

忽忽醒来的时候,老王刚刚找到他遗忘在箱底的宝剑。

忽忽揉揉眼睛,带着刚睡醒的奶音问:“你在干嘛?”

老王没有回答,只是将宝剑佩戴好,走到了床前蹲下身。他抬起手帮忽忽整理睡得有些凌乱的头发,却一直都没有说话。

忽忽看着穿戴整齐的王子,忽然明白了:“你要走?”

“为什么啊?”忽忽推了推眼前的人:“你还没学会做黄焖鸡给我吃呢,你干什么去?还会回来吗??”

老王垂下了视线,他拉过忽忽的手:“会的。”

“你要干嘛去?”

“我……需要回去完成一些事情,”老王看着忽忽疑惑的眼睛:“你就在这儿等我,我过几天就回来。”

“……我们的契约还没有到时间,你不许走。”

老王站起了身:“等我回来,我就再也不走了,我们把契约改成永远,好吗?”

忽忽把老王的手攥的紧紧的,他皱起了眉头,盯着老王闪躲的眼:“真的吗?”

老王:“嗯,真的。永远永远都不分开。”

他说完,松开忽忽的手,转身大步地走出了洞口。

忽忽在后面跟着,眼巴巴地尾随老王走下了小山坡,到了峡谷的河边。

老王戴起兜帽,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忽忽站在萝卜田边,冲着老王说:“你能不能不要走?”

回答他的是由远及近的马蹄声,老王的黑马从树林里飞驰而来,停在了老王面前。

忽忽走上前去:“你带我一起走吧,我……我可以一直保持人形,不会被别人发现的……”

老王回身过来把忽忽紧紧抱住,说:“你就在峡谷里等我,在这里看着萝卜田,哪儿也别去。可乐剩的不多了,你可以找找看我把它们藏在哪儿了。不许多喝,一天一罐。等你喝完可乐,我就回来了。”

他亲了亲忽忽额前的碎发,然后牵着马,头也不回地上了船。

忽忽目送老王越走越远,暗紫的眼眸中泛起了点点涟漪。他大声喊了一句:“一定要回来呀!”


老王快马加鞭,争分夺秒地赶回了罗北国。

临近的时候,远远看过去,却没有想象中的战火纷飞,国家还是记忆中那样祥和。当他踏进城门,在看到包围过来的士兵们后才明白,上当了。

他被带到国王面前,威严的老国王大手一挥,他就被带下去软禁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公主们听说他回来了,纷纷来探望他。

“你怎么回事,小老弟。”和他最亲近的六公主埋怨道:“隔壁小芋公主早就回家了,你是去外面贩卖可乐了吗?”

老王欲哭无泪,把脑袋埋进枕头里,不想说话。

他的床是那么的柔软舒适,房间又宽敞又明亮,也不用再穿捡来的旧衣服、不用自己种菜做饭,可是他一点都不开心。

他翻箱倒柜地找出了小时候看过的一堆画册,却再也没有找到那个龙带走公主的童话故事。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龙吗?还是说一切都是我的一场梦?”几天后他问六公主。

公主看到自家的小王子如此忧郁的样子,也替他难过起来。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六公主揉了揉老王的头发。

“你帮我……给小芋带个话吧,说我想和她借本书。”

Part6

老王走的那天,忽忽一直坐在萝卜田里发了半天的呆。他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以前,不分时间流逝,一觉能睡一百年的时候。

如果那个人不回来了……忽忽想,我要去找他吗?

他想着想着,觉得有一点点生气,气老王突然就走了,也气他不带着自己一起走。

人类都是大猪蹄子,都不履行契约,哼。

忽忽站起身来,绕到萝卜田后面去把放着工具的大箱子推开,露出了一个埋在土里的小箱子。

他把盖子打开,将里面的可乐一股脑儿全部拿了出来。

他一直都知道老王把可乐藏在哪儿了,只不过老王不让他多喝,他就乖乖听话。

毕竟他是一只自制力很强的、不发脾气的龙。

今天份的可乐还没有喝,忽忽坐在地上,数了数他的可乐,发现只有23罐了。

一天一罐,不许多喝。

喝完了我就回来了。

忽忽想着老王的话,默默地喝了一罐,然后把剩下可乐都放了回去。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老王就被关了半个多月。

老国王允许他可以在王宫的院子里练剑,但是不能踏出王宫半步。

于是老王除了练剑,就是和王宫里的大厨学做饭。他还把小芋也叫过来,向她讨教怎么做黄焖鸡。

小芋把她召唤出忽忽的魔法书偷偷送给了老王,老王经过一番仔细研究,发现这本书召唤出来的龙是随机的,如果他召唤出来的龙没有忽忽这么好的脾气,那多半就要变成龙的下酒菜了。

他只得打消了把忽忽召唤到身边的念头,想来想去,他还是选择托六公主帮他带来了一只白鸽。

他拿着小小的纸条,咬着笔想了一下午,也没有想好到底要写些什么。

“等我”好像已经说过好多次了,“想你”又太过普通。想问问小家伙最近过得怎么样,没有人做饭会不会饿肚子,有没有偷偷多喝可乐,是不是忘了给萝卜田浇水。晚上看过星星不要再睡在山崖上了,夜风真的很凉。

对不起,突然就走了,对不起,没有带着你一起。

如果你也愿意的话,让我们把契约改成永远吧,我可以用一生的时间为你做黄焖鸡。

他觉得有好多好多话想说,可是纸条太短了呀,他想说的话好长。

最后星星都挂满了夜空,老王在纸条上写了一句“我学会做黄焖鸡了”,小心翼翼地卷起来用蜡封好,绑在了鸽子的脚上。

雪白的鸽子在黑暗中张开翅膀,向着月亮的方向飞远了。

Part7

很快又过了几天,到了邻国使者们来访聚餐的日子,烤鸭、香槟,琳琅满目的美食和美酒摆满了草坪,前来聚餐的人们穿着华丽的礼服,觥筹交错,热闹非凡。

身为王子的老王同学穿了一身帅气的蓝西装,站在王宫的看台上同别国的贵族、大人物们向人民举杯致敬。

一杯喝下,王子仰起的头还没收回,突然人群中一片哗然,爆发出一阵吵闹声。

老王刚放下酒杯望向人群,眼前就暗了下来。

“天呐!!是龙!!”人们惊慌失措地四处乱跑,看守王宫的侍卫们拿出了弓箭,向着天空一阵乱射。

是他的小火龙来了。

那一刻老王又想起了童话画册里威风凛凛的龙,脑海中的画面和现实重叠,小火龙张开遮天蔽日的双翼,带着红宝石般的耀眼光芒破风而下,在人们惊恐的呼声中带走了公主。

可是自己……是王子……算了,性别不重要。

龙丝毫不予理会纷飞的箭,在吓得花容失色的公主们当中,一把抓住了老王,回身重新冲上了天空。

老王还没回过神,就已经被小火龙小朋友带到了几公里开外。

回头已经看不清楚王宫里的人了,老王抱紧了龙的爪子,抿着嘴笑出了深深的酒窝。


老王被扔到了萝卜田里,摔了个四脚朝天。

他爬起来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发型,可惜他一早起床吹的大背头早已在风中凌乱,他只得叹了口气,拍了拍身上的土。

忽忽龙在山崖上卧着,闭着眼睛像是在晒太阳。

老王乐颠颠地爬上去,忽忽却依然在闭目养神。

老王这才有点忐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话。

“忽忽?”老王摸了摸忽忽的大尾巴。

忽忽没有理他。

完了完了,小家伙肯定是生气了。

老王问他有没有找到可乐藏到哪儿了,问他有没有给萝卜田浇水,问他有没有想念自己,忽忽都没有反应。

直到老王问他想不想吃黄焖鸡,他才睁开了一只眼睛。

老王轻轻地笑了,他亲了亲忽忽质感厚重的角,走下山崖来到了菜园子旁边。

一些蔬菜已经熟的过了头,他挑了一些能吃的放进篮子里,然后准备去树林里打猎。

忽忽跟在他的后面,一人一龙配合默契,很快就捕到了猎物。可惜调料不太够了,最终他们只能吃一顿简单的烤鸡。

“可以吃了,你不变回来了吗?”老王拍了拍忽忽的大脑袋。

忽忽转身飞到洞口,再出来的时候,还是那个一身琉璃白的清爽少年。

他蹦蹦跳跳地跑下山坡,冲着老王一个飞扑,把老王压倒在了河边。

“你为什么这么久都不回来??还要我亲自去把你抢回来??”

“我这不是在学做饭么……”

“哼!”忽忽露出小虎牙一口咬在老王的肩膀:“我就应该一口吃掉你!”

“疼疼疼……我错了宝贝,以后再也不敢了。”

老王赶紧边给忽忽呼噜毛边说了一堆好话哄他,像在安慰一只怀里的小猫咪。

等到忽忽气消了,两人坐到河边一起吃鸡。

“可惜没有可乐喝了……”忽忽有点沮丧:“一天一罐,我都没有多喝,可是喝完了你还是没有回来。我想去找你,可你又让我在这儿等,哪儿都不许去……”

“那今天怎么就想通了呢?”

“因为我看见鸽子给我带的信了呀!”

老王笑了,他捏了捏忽忽鼓起来的脸蛋:“那你把我抢回来,一定要保护好我哦。”


日子似乎又回到了从前,他们两个每天照顾菜园,做好吃的,看星星,还计划养一些宠物。

直到一天夜里,他们正相拥而眠,忽然洞口外响起了一阵嘈杂。

忽忽人形的时候听力不比人类强到哪儿去,等他听到动静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赶忙把老王叫醒,就看到军队已然把洞口包围了。

老王让忽忽不要动,自己走了出去。

士兵们拿着武器严阵以待,首领走上前来对王子颔首:“王子大人,我是奉命来将您救出来的。您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老王点头:“你们回去吧,告诉父王我很好。”

首领:“国王不止让我们把您带回去,还有一个指令,”他招了招手:“杀了龙。”

说完一队穿着盔甲的士兵冲上前来,把王子架住,往山坡下走去。

“不!不要伤害他!!”

“忽忽!!快走!!!”

老王根本还来不及挣扎,士兵们已经支起了火炮,瞄准了洞口。

片刻后原本寂静的峡谷里响起了巨大的轰鸣,那一瞬间火光冲天亮如白昼,石块崩塌声更像是心脏碎裂,一向风度翩翩的王子大人不顾一切的挣脱开桎梏,可回过身只看见满地的废墟。

他踉跄几步,还未走远,就被前来制止他的士兵们束缚起来,带到了船上。

Part8

老王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王宫里舒适的大床上。

房间里的一切都那么熟悉,可又令他恍若隔世。他头脑昏沉,闭上眼睛都是昨晚熊熊燃烧的火光。

不知道忽忽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是不是还活着?都怪自己……没有保护好他……

王子大人红了眼眶,心痛地无法呼吸。

他翻身下床,把房门砸得砰砰响:“放我出去!!我要见父王!!”

这时却从身后的角落里传来一个沙哑声音:“王子殿下。”

老王回过头去,看见了一身黑袍、戴着兜帽只露出一双狭长眼睛的人。

“你又是谁?为什么会在我房间里??”

“您可能没有听说过我,但您一定见过他。”那人说着,从宽大的袖口中抽出一支精巧的魔杖,冲着床一挥,一只鸽子大小的红色小东西嘭地一声凭空出现,扑棱扑棱地落在了床上。

那居然是一只小小的龙。

老王难以置信地走到床边,看着火红的小龙奋力挥舞着巴掌大的翅膀,跌跌撞撞地跑过来一头栽进了自己怀里。

他赶紧抱好怀里的小东西,抓住它不停乱动的翅膀仔细观察了一番:红宝石般的鳞,黑色的翅膀,和暗紫色的眼睛。

那目光里带着熟悉的亲切感,老王一眼就确认了,是他的小火龙忽忽。

可是……他怎么变得这么小了?

身后传来那个黑衣人沉闷的声音:“别太用力,它的翅膀受了点小伤。”

老王赶快松开了手,发现果然小忽忽的一只翅膀尖有些无力地耷拉着。

“他怎么变成这样的?我该怎么帮他治伤?”老王把小忽忽抱在怀里,转过身对黑衣人说。

黑衣人不紧不慢地回答:“是我把他变小救出山洞,带到王宫来的。”

老王点头:“谢谢你。非常,非常感谢。”

那人似乎还算满意:“您客气了,王子殿下。”

“阁下是……?”

“我是一名巫师……您不必知道我的来历。我可以给您提供药水,直到小火龙的伤好了为止。”

“你的条件?”

巫师阴森地笑了:“您也没有什么能给我的不是吗?除了您……王子的位置。”

Part9

忽忽觉得脑子有点晕,迷迷糊糊的。他只记得自己本来在和老王一起睡觉觉,然后就是轰鸣的爆炸声,翅膀尖有点烫烫的疼……再次睁开眼就看到了变得超大的老王。

他扑过去撞到人的胸膛,直到被拎着翅膀提起来打量,他才发现不是老王变大了,是他变小了。

接着他就被放到了一个温暖的地方,带着熟悉的味道和有力的心跳,令他十分地安心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看到了整洁舒适的房间,老王正耐心地给他的翅膀上药。

“是不是弄疼你了?忍一下……马上就好。”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放大的脸,丝毫没觉得疼,等到终于被放开,他冲上去吧唧咬了一口老王的下巴。

“干嘛呀……”老王无奈地擦了擦沾在下巴上的口水:“你是想亲我吗?”

可惜小小火龙并不能说话,只能听老王絮絮叨叨地说了半天。

“咱们先住在这里……等你翅膀好了,你想去哪我都跟着你。”

“那个巫师说这瓶药擦完就差不多了……这段时间你都只能保持这个状态,不能用太大的力气飞,也不能变成人的样子。”

“罗北国……我不打算回去了。”

“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和巫师签了契约,保证他不伤害任何人。”

“等你好了……我们再去找一个峡谷,能让你随心所欲地飞。我们把契约改成永久,永远永远都不分开。”


他们住在一个叫忘忧的国家,在山脚下的小木屋里。

一个月过去,忽忽的翅膀愈合得还不错,急着要变回原来的样子。

老王也苦于自己的发型总被忽忽弄乱,小家伙莫名好像更喜欢自己顺毛,每次看到他刚梳上去的刘海就扑腾过来蹲在他脑袋上。

于是在一个晴朗的下午,他们来到山上的树林里,按照巫师说的方法把忽忽变回了以前的大小。

小火龙终于能好好飞一会儿了。

一朵红色的云在树林里腾起,藏在云霄中翱翔。老王回到小木屋里等啊等,终于在日落前听见了敲门声。

“王子大人,我回来啦!”

老王拉开门把一身琉璃白的少年迎进来:“我已经不是王子了,小火龙大人。”

“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我的王子。”忽忽轻轻拥住眼前的人:“我要一直一直和你在一起,永远永远都不分开。”

他们最终还是没有离开小木屋,两个人在屋前种了一大片萝卜田,养了两只猫,每天都吃鸡喝可乐,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

这篇还有个番外,说说小火龙下蛋的故事。(小火龙:???)

谢谢大家的鼓励!有鼓励就有动力!!爱你们!!

评论(1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