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陈女士

没有故事只有酒

余生与你 08

08 与你纵情声色,耳鬓厮磨

前文  01 | 02 | 03 | 04 | 05 | 06 | 07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两人商量了一下,还是打道回府了。

到家已经将近中午,吃过饭,两人又呆在客厅一块儿聊了会儿天。

“我有点想回去,”忽悠坐在地毯上,又往后靠了靠沙发,“十天了,感觉也玩够了。”

老王仰躺在忽悠大腿上,胸口还趴了一只猫。他想了想,说:“再呆两三天,我把房子还有一些琐事处理一下,咱们一起回?”

忽悠把玩着老王的发梢,手指绕了好几圈,终于做出决定:“好吧,那机票你来订吧。我给你转钱。”

老王:“好。多转点,先借我一个亿。”

“哪有那么多!一百块都不给你!”

“十五块的麻辣烫有吗?”

忽悠笑起来:“哈哈哈哈你是不是傻……”

老王一只手揽着猫,一只手去捏了捏忽悠的脸:“说真的,你不要和我算的那么清,可以吗?这样让我觉得很见外。”

忽悠有点不好意思,他也伸手去摸了摸猫咪柔软的毛,直到被老王逮到握在一起。

沉默了几秒,忽悠说:“本来这次过来,每次出门都是花你的钱,机票还是我自己掏吧。”

老王:“啧,你看你这个人,之前不是都说好了吗,你就买张票把自己送过来,其他的都包在我身上,怎么还变卦了?”

忽悠:“哎呀一码归一码。你先买吧,等等再说钱的事。”

老王松开忽悠的手,把猫咪抱到地毯上,说了句“好”,就站起身走向了卧室。

不会吧,这是在闹脾气?忽悠想。

他玩儿了一会儿猫,还是放心不下,悄悄地去看了看。

老王正靠在在床头上,用笔记本噼里啪啦地打字。

忽悠慢慢走到床边,躺了上去。

老王还在专注地看着屏幕,忽悠将头靠在老王肩上,才发现他是在订机票。

“看来看去还是这个时间吧,”老王指了指满屏英文中的一行数字:“这样当天就能到,也方便打车。”

“你说了算。”忽悠说。

老王熟练地付了款,把笔记本“啪”地一合,搂过忽悠:“订的三天以后,要不再带你去个近点的地儿?”

“都行。”

“那就去这边一个温泉,开车不到两个小时,”老王头一歪和忽悠抵在一起:“我好久之前去过一次,那儿环境挺不错的,而且当天就能打个来回。”

“嗯,都听你的。”

老王笑了:“这么乖?都听我的吗?”

忽悠往下挪了挪,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趴在老王胸口上,整个人懒洋洋的,困意上涌:“听你的听你的……”

老王看着又软又乖还直往怀里钻的忽悠,心里就像猫挠似的痒,他亲了亲忽悠的发顶,手不老实地去掀忽悠的睡衣。

忽悠一点儿没有撩人的自知,听着老王的心跳只觉得安心,想就这样睡个午觉。

等衣摆下的手从后背摸到了小腹,他才后知后觉地去摁住:“我困了,别闹……”

“嗯,困了就睡吧。”老王嘴上说着,手上还是不停,又捏了捏忽悠软绵绵的小肚子。

忽悠哼哼了两声以表抗议,但是没起到什么作用,倒是让老王更想欺负他了。

手掌下的皮肤细腻,肉肉软乎乎的还带着温度,仿佛有吸引力似的让人舍不得离开。

手感真好啊。老王内心感叹。

忽悠似乎真的睡着了,呼吸平稳地洒落在老王胸口上。老王胆子大起来,慢慢地将手探进了忽悠的睡裤。

后腰上的肌肤就薄了起来,再往下可以摸到十分有弹性的臀肉。老王大手又揉又捏的,这下忽悠彻底不淡定了。

“你要干嘛?”他的小拳拳捶在老王胸口:“臭流氓!”

老王差点被捶的咳出来,赶紧停下:“不干,摸摸都不行?”

忽悠:“……手拿出去!”

老王:“你怎么这么凶呢?刚才还说都听我的呢,凶凶怪。”

忽悠不理他,继续闭上眼睛睡觉。

老王等了片刻,又将咸猪手钻进了忽悠的睡衣,在犯罪的边缘来回试探。忽悠容忍了一会儿,然后觉得实在是被搅得睡不着,就奋力翻身从老王身上下去,背对着老王把自己缩成一只了大虾。

老王凑上去亲了亲忽悠的耳廓,讨好地说:“不动你了,还来老公身上睡?”

忽悠没有动。

老王只好把大虾搂住,又过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把手伸进了忽悠的衣服里。

只不过这下老实了许多,他只是轻轻握在忽悠的腰侧,然后也闭上眼睛一起睡着了。


又过了一天,老王似乎把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就在一早带着忽悠,去了他之前说过的温泉。

忽悠一开始还以为是像动画片里一样的澡堂,没想到下了车才发现,是一个度假村。

里面的装修十分精美,环境舒适,四周围绕着群山,温泉的热气弥漫着,仿佛是人间仙境一般。

老王和工作人员交涉了一番,回来带着忽悠七拐八拐,进了一家酒店。

“不是泡澡吗~”忽悠问。

“现在还早,咱们先去吃自助餐吧,今天刚好有这个活动,”老王说,“下午再去泡温泉,你说呢?”

忽悠倒是没什么意见:“听你的呗。”

“又听我的,那一会儿别变卦啊。”

“切,你又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一会儿你就懂了,宝贝。”

忽悠咬牙:“老子一刀sa了你……”


到了下午,两人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到了一处户外的温泉池,池子不大,四面有半人高的硕大石块和灌木丛般的植物,从外面只能看见人的头顶。

等工作人员走了,忽悠才说:“我以为是在外面的大池子里泡?”

老王笑得神神秘秘:“私人温泉池,享受一下?”

忽悠不淡定了:“不是……就咱们俩?”

老王耸耸肩:“不然呢?再给你叫几个美女?”

忽悠表示可以:“行,那也比跟你泡澡强。”

老王:“……”

老王:“你少没良心了,你知道我废了多大劲加了多少钱才……唉,你干嘛去!”

老王一把抓住要开溜的忽悠:“来都来了,这么不给面子的吗?”

忽悠:“救命啊QAQ,有人拐带未成年55555……”

闹了一会儿,忽悠还是没有拗过老王,磨磨唧唧地换了衣服,光脚踩着石头砌成的台阶走进了温泉池。

老王早就靠在角落里闭目养神了,听见动静抬起眼皮,看见忽悠穿着酒店提供的一身浴衣下了水,差点没笑出声:“你是不是傻,哪有穿着衣服泡温泉的?”

忽悠停在离老王一米远的位置,也靠着墙坐到池底的石头上:“不好意思,自幼家境贫寒,没享受过这么高级的东西,不懂规矩。”

老王站起身朝忽悠靠过去:“没关系,这次你就懂了,来我给你脱。”

“你别过来啊,我要报警了!”

“你可以抱紧我,宝贝。”老王坏笑着去抓忽悠的浴衣,说着忽悠往前一逃跑,老王一拽,轻轻松松就扯掉了本来就不怎么严实的上衣。

两人在池子里又是追赶又是打闹,泼起来的水花哗啦啦地响。

可能是老王故意放水,也可能是忽悠身手矫健,每次忽悠堪堪要被抓住了都能顺利逃开。忽悠嘚瑟地嘲笑老王:“哎呀你来追我呀!追到了就给你嘿嘿嘿~”

老王:“哼,你等着。”说完深吸一口气,潜进了水下。

忽悠一愣,刚迈开腿想躲远一些,就感觉被拽住了裤腿。

“哇!你赖皮!!”忽悠死死按住裤腰,往墙边游:“松手你个狗贼!!”

老王手劲儿不松,从水里出来,把忽悠按着腰抵在了墙上:“你自己脱还是我给你脱?”

忽悠羞愤不已:“你他妈的……”

“我让你脱你敢不脱……”老王一手环住忽悠的腰,然后作势要去扒他的裤子:“叫哥哥,考虑一下饶了你。”

忽悠挣扎了一下,结果忽略了水的浮力,脚下一个打滑,脑袋“咚”地就磕在了墙上。

“啊!呜呜呜呜呜……”忽悠松了和老王较着劲的手,捂住了后脑勺。

老王赶紧不闹了,去哄忽悠:“好了好了,来给我看看,没事吧?”

忽悠哼哼唧唧地不理老王,老王帮忽悠揉了半天,终于得到了原谅:“不闹了,咱们去那边歇会儿吧?”

“好。”

老王从背后揽着忽悠,两人摇摇晃晃地走到水下有供人们休息的大石头那里,并排坐了下去。

“来宝贝,给你按摩。”老王手搭上忽悠的肩膀,帮忽悠按起来。

泉水自带的温度本来就很舒适,再加上老王恰到好处的手劲,忽悠被伺候地舒舒服服,满意地靠在老王身上。

他们在池水里相依偎,愉快地度过了一整个下午。

评论(8)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