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陈女士

没有故事只有酒

余生与你 07

前文  01 | 02 | 03 | 04 | 05 | 06 | 

07 与你携手,永结同心

剩下的几天他们按照老王之前写好的攻略把温哥华比较出名的地方都玩了一遍。忽悠是玩儿高兴了,可苦了粉丝们。他的微博私信都快满了,全在说想他。

终于有一天,他挑了一张没什么特色的野外风景照,经过老王首肯后发在了微博上,说自己在旅行,让大家再等等。

按照他的话说,就是“这照片上的绿草地和小山坡哪儿都有,别人肯定看不出来这是什么地方。”

然而他低估了自带八倍显微镜的粉丝们,这条微博刚发出来还没十分钟,就有人评论说:卧槽,你去加拿大了??然后瞬间这条评论就被顶到了第一。

忽悠靠着老王,震惊到:“……为什么她们这么屌?她们都是福尔摩斯吗?!怎么看出来的!这不就是很普通的草地吗!这块石头也很普通!这棵树也很普通!全世界的树不都长一个样儿吗!”

老王哈哈大笑:“你4不4洒!肯定是有人来过啊!”

忽悠:“这可怎么办,现在删了会不会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老王拿出手机:“你别删,我给你评论一条。”

“啊?你要评论啥啊?”

“说你是来加拿大跟我办事儿的,让他们准备随份子吧。”

“你敢!!”

老王字打的飞快:“你看我敢不敢。”

忽悠不信:“我看你不敢!哼。”

老王把手机收起来:“你再看看?”

这下忽悠才有点心虚,赶忙刷新了一下。

“你别吓我啊,他妈的……”

老王的一条回复显示出来:“看着不像啊。”

忽悠赞了一下老王的评论,终于放心下来:“就知道你最乖啦,来哥哥摸摸头~”

老王:“哪儿的头?”

“你给我滚蛋。恶心心。”

“人家帮你解围,你还骂人家,伤心了。”老王说着把肩膀往后撤了撤,忽悠差点就跟着倒在老王身上。

“哎呀别乱动!靠的好好的……回来!”

老王非但没有坐回来,还真的顺势就倒在了草地上,然后把忽悠也一把拉过:“别玩手机了,玩儿我。”

两人就在草地上嘻嘻哈哈地打闹起来,又挨着躺了一会儿,直到太阳堪堪要下山,老王又想到一个主意:“咱们一起去挂锁吧?”

“挂锁?那是什么。”

“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谈过恋爱吗兄弟。”

“……我是不太懂你们这些小姑娘的心思。”

“……滚蛋。”

说话间老王就把忽悠拉起,手牵手来到山坡下的小吊桥上,停在桥头。

桥下流水潺潺,周围生长着葱郁的树木,小河清可见底,能看见圆润的彩色鹅卵石。

周围也没什么行人,整个世界仿佛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老王把背包放在地上,然后翻了一会儿,拿出来一个还带着包装的金黄色小锁。

忽悠:“……还真尼玛是锁啊。”

老王:“不然呢?”

忽悠拿过来看了看,觉得做工还说得过去:“你什么时候买的?别告诉我一直就带在身上?”

老王:“就在进景区的门口,那儿不是有好多卖纪念品的吗。”

忽悠仔细回想了一下:“哦……你说你要上厕所……”

老王:“bingo!”

忽悠:“……哇。我看你是言情片看多了。”

老王从忽悠手里把锁拿回来,小心拆开了包装,又找出了一支签字笔:“咱们写点什么吧。”

忽悠接过笔,犹犹豫豫:“写什么呀……就这么点地方。”

“就写忘忧吧,寓意挺不错的。”

“行吧。缩写吧,简单点。”

“好。”

于是忽悠在锁的正面认认真真地写了“W&Y”,老王又在背面加上了当天的日期,都写好以后,老王拿出钥匙把锁打开,拉着忽悠蹲下:“就挂在这条锁链上吧?你看这边也有两个锁。”

忽悠伸手去拨过其中一个,那是一把造型很别致的银色小锁,因为长时间悬在河边,已经有了斑驳的锈意,但是上面的字迹依然很清晰。

和他们的锁一样,一面刻着两个英文名字,另一面刻着一串日期。

“他们这个是刻上去的唉,我们写上去会不会掉啊。”忽悠放了手,问老王。

“没关系的。掉了就掉了,那也是我们的锁。”

老王为他们的锁找了一个好位置,把锁扣拉开挂了上去,又犹豫了一下摘了下来。

“怎么了?”

“你来亲一下。”老王捏着锁往忽悠嘴边凑。

忽悠忍不住笑了:“神经病啊!会把字蹭到嘴巴上吧!”

老王也笑了,收回手自己先往写着“W&Y”的字样上印了一个吻,又递回到忽悠唇边。

忽悠只能学着老王的样子也轻轻吻了一下微凉的锁面,老王才又满意地把锁挂了回去。

“手给我。”老王和忽悠的手覆在一起,两个人一齐用力,“吧嗒”一声,把锁合上了。

“别动,留个纪念。”他们头靠着头依偎在一起,老王掏出手机把两人手搭在锁上的样子照了下来。

忽悠凑过去看了看,老王找的角度很好,逆着光锁体上的字清清楚楚,悬在空中的链条,清澈的河水,深林、远山和两人交握重叠的修长手指,像是文艺电影中的画面。

“一会儿记得发给我。”忽悠说。

“嗯。晚上回去给你发。”

“钥匙怎么办?你打算带走,还是就扔在这里?”老王问。

“我哪知道啊。你不是有经验吗?”

“你看看,我哪就有经验了,我这也是第一次。”

“……不是你要挂锁的嘛。我还以为你知道这些套路。”

“我也只是见过别人已经挂好的锁,”老王把串在一起的两把钥匙分开:“要不我们扔在这里一把,带回去一把?”

“随便啊,你决定就好。”

“那我们就都扔在这里吧。反正锁也不打开了。”

“唔……行。扔在河里?”

到底要不要扔在河里,老王又纠结了。

“扔在河里……好像缺乏了那么一点点仪式感。”老王看着忽悠。

“你怎么跟个小姑娘一样啊……”忽悠忍俊不禁,伸手去掐老王的脸:“甜萝姑娘~”

老王不甘示弱地也去回击,两人闹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忽悠决定了:“把钥匙埋在树下面吧!”

于是两人下桥挑了一颗粗壮的大树,翻开了石子和落叶,把钥匙放在了树根旁。

“也没什么工具啊……只能徒手挖坑了么。”忽悠看了看四周。

“嗯……没关系的,我们也不用埋得太深,我来吧。”

老王说着真的用手捧起泥土来,好在河边的土地湿润松软,不一会儿就挖出了一个小坑。

他把钥匙郑重其事地放进坑里,忽悠也一起跟着把土填了回去。末了两人还在上面叠放了几块石头,又把落叶也恢复成从来没有人翻开过的样子。

他们沾着泥土的手交握着站起身,在树下对视了片刻,默契地接了一个吻。

老王又开始拿着手机左照右照的,忽悠终于不耐烦了,拽着老王往河边走:“我看你还是少看点言情剧吧王姑娘。”

“我这是天生的浪漫细胞,你懂个屁你这个不解风情的蓝人……”


晚上回到酒店,忽悠还有点担心他的微博,刚躺下就赶紧去看了看。评论里没什么异样,除了那一条疑问,其他基本都是大家贴心的叮嘱他注意安全,让他早点回来之类的。

但当他换了个小号点进去忘忧超话,就震惊了。

先不说超话排名冲到了前三,里面有一个评论一千多楼的帖子,科普了加拿大的景区、树木特征,甚至有透过某个定位软件截下的图片,简直和他发的照片一模一样。

接着有多条分析老王那条回复的帖子,说什么老王这一波欲盖弥彰用的漂亮,懂得都懂之类的,大家纷纷流下了真情实感的泪水。

更多的是“我的cp见面了呜呜呜”和“忘忧🔒了”,以及铺天盖地的抽奖贴。

锁了是锁了。钥匙都埋了。忽悠心里默默吐槽,面无表情地在抽奖贴里留了好几个“蹲蹲蹲”和“过年好!!”

等老王洗好澡裹着浴巾回来,忽悠把手机“啪”地拍在了老王面前。

“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啊?我干什么了吗?”老王一头雾水,拿起来翻了翻,笑倒在床:“我的儿女们好懂我!”

“你!”忽悠咬牙切齿地扑上来,却被老王捞着腰压到了身下:“宝贝你好主动哦。”

忽悠的脸“腾”地就红了,赶忙去推身上的人:“狗贼!滚下去!”

老王呵呵地笑,侧过脸吻了吻忽悠摁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指:“今天先放过你,下次就求我也没有用了。”

忽悠赶紧抽回手,把自己从头到脚严严实实地裹在被子里,像个蚕宝宝。

老王笑着把蚕宝宝整个搂在怀里,又怕忽悠把自己捂着了,替他扒开了一条缝:“不闹你了好吧?快出来。”

忽悠等了一会儿才从被子里钻出来,憋得满脸粉红。他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眼神游离着不肯和老王对视。

“睡觉吧,什么都不要想。”老王安慰般地帮忽悠拨了拨刘海,又自觉地拉开点距离,给了忽悠一些空间。

“嗯。”忽悠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老王伸手关了床头灯,过了一会儿,他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我可以要一个晚安吻吗?”

忽悠无声地默许了,片刻后嘴唇上传来温柔的触感,一触即分。

“晚安,宝贝。”老王贴在他耳边轻声说。

老王可能用嘴唇轻轻抿了一下忽悠的耳垂,也可能没有。恍惚中忽悠不记得了,只记得老王沙哑的声线和喷在他耳廓的温热呼吸。

他的心脏砰砰直跳,以至于自己都能感觉到那声音像是在撞击自己的耳膜。他直挺挺地躺了不知多久,才平静了下来。

他终于还是朝着身边的人贴过去,然后小声地说了一句:

“晚安。”


——————

现实生活令人厌倦,只有忘忧是真的忘忧。

这篇快完结了,下篇至于大家都不想看虐的,就先开一篇年下骨科伪兄弟的忘忧文吧,一直懒不想写长篇,这次开个长的。

谢谢!

评论(1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