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陈女士

没有故事只有酒

余生与你 06

前文  01 | 02 | 03 | 04 | 05 | 

06 与你同枕共眠,虚度时间 

忽悠是被一阵轻轻地“抚摸”唤醒的。 

脸上痒痒的,有点像小时候站在春天的柳树下,被夹着柳絮的微风拂过的感觉。
于是忽悠伸手抓了抓,却摸到了一个毛茸茸的条状物。他忽然惊醒,然后看到眼前自己脸上盖了一条猫尾巴。
“……”忽悠迷迷糊糊地撑了一下眼皮,看到老王的布偶猫正用肥得一匹的大屁股冲着他,还惬意地把尾巴搭在他脸上。
忽悠把猫尾巴在手里攥了会儿,猫猫就抗议地“喵”了一声,又往远处挪了挪。
这时忽悠想让猫过来点,才睁开眼睛去抱它。然而他刚转过头,就又发现了一个令他受打击的事实:身边为什么会躺着一个老王啊!!
这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睡在一起!!
忽悠半撑着支起身体,难以置信地看着一人一猫在他身边呼呼大睡。哦不,仔细一看老王脚边还有一只黑色的猫猫团成了一个圆,乖巧地挨着他睡着。
又观察了一下,才发觉应该不是老王半夜携带二位主子爬上了忽悠在客房的床,而是忽悠自己睡在了老王的床上。
因为这里是老王的卧室,老王的床,老王的猫,以及……老王本人。
此时如果有一个动漫效果特写,忽悠已经动感地流下了两行宽面条泪。
窗帘是厚厚的深色布,看不出来是不是已经天亮了。但是忽悠自己觉得还早,因为脑壳还是有点重重的,感觉没怎么睡够的样子。
忽悠又躺了回去,思考着自己要不偷偷溜回客房去睡算了,然后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他转念又想到了一个问题。
昨天晚上……怎么回来的?为什么没去睡客房啊?
他又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身上的衣服,然后偷偷松了口气。
不对……等等……这好像是睡衣??是自己换的还是……?
下次绝对不能听那个狗贼的了,忽悠崩溃地想。什么都是果酒不醉人,明明才喝了……喝了几杯来着?反正喝的时候确实甜甜的,感觉没什么度数,没想到自从出了酒吧门就没什么记忆了。
这时,忽悠朦朦胧胧地,回想起了小巷里的那个吻。
他还记得他们拥抱了好久,但是那以后怎么回的家,怎么睡的觉,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他伸手捂住了脸,感觉掌心下的皮肤有逐渐发烫的趋势。
这是什么情况呀!这个进展有一点太快了吧!!明明三天前自己还是一个沉浸工作无法自拔但是没什么事坚决不出门的宅男,现在怎么就躺在了几万公里外的史诗级大基佬床上,好像……还成了这个人的男朋友??
完了完了,好好的直男……
忽悠徒劳地想了一会儿,觉得脑子越想越乱,还是放弃了。
他心跳的很快,纠结地转过脸,看到老王侧身躺着,正无意识地拢了拢胳膊,把布偶猫往怀里带了带。
应该是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那动作温柔娴熟地像对待感情很好的伴侣。
忽悠又想起了粉丝们说过的“有的人表面看上去很风光,背地里还有两只猫……”
忽忽才不羡慕呢,哼。
下定了决心似的,忽悠打算偷偷回到客房去,就轻轻往外挪了挪。
这时团在老王脚边的小黑猫像是被吵醒了,抬起头来朝忽悠看了看,然后舒展开身体站了起来。
它轻盈地从老王小腿上踩过,有些犹豫地走到忽悠身边,低头蹭了一下忽悠的胳膊。
忽·没出息·悠瞬间被安慰到,差点没高兴地坐起来,愉快地决定不走了。
他小心地把猫咪慢慢拢了过来,学着老王的样子将它轻轻地搂在怀里,侧过身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猫猫惬意地闭上了眼睛,忽悠觉的心都要化了,他揉了揉怀里又暖又绒的团子,然后慢慢睡意涌来,在猫猫轻微的呼噜呼噜声中一起睡着了。

于是老王醒来的时候就看见了两人怀里一人一只猫,面对面躺着的场景。
这简直是梦想成真的感觉了。老王想。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什么早上起来,你与阳光同在?
老王又觉得自己的老梗好笑,调整了一下姿势,去枕头底下找手机。
等他找到看了一眼时间,就习惯性地想去上b站,然后才反应过来,不用看直播了,这个直播的人现在就躺在自己床上。
老王心情愉悦,支起身来看了看身边的人。忽悠的呼吸轻柔又缓慢,安静的睡颜看上去就像个单纯的小孩子。两个人的手臂堪堪相触,猫咪们毛茸茸的尾巴搭在一起,颇有一种一家四口的感觉。
老王挨个撸了撸猫咪,又顺手撸了一把忽悠的头发,结果就是把所有家庭成员都弄醒了。
“唔……几点了?”忽悠带着明显的哑音。
“十点多了。”
“天呢……这回笼觉睡的……”忽悠动了动被压麻的胳膊,猫咪从他臂弯中站了起来,弓起身子伸了个懒腰。
两只猫都围到了老王身边喵喵的叫着,仿佛在催促他该投食了。
“饿不饿?咱们出去吃?”老王安抚地帮猫咪们顺了顺毛,问忽悠。
忽悠揉了揉脸,睁开眼睛对上了老王温柔的视线。
他有点不自然地别开目光,说:“在家随便弄点吧,懒得出去了。”
老王说了声好,便抱起一只猫来下了床。

等到忽悠洗漱完,看到猫咪们已经吃饱喝足,瘫在沙发上睡觉了。
老王在灶台旁叮叮咚咚的,一会儿传来榨汁机的声音。
忽悠端起一杯水,坐到老王身后的餐桌上,问:“昨天咱们几点回来的?”
老王头也不抬:“差不多快四点吧。”
忽悠:“哦……那你能给我解释一下……我为什么会睡在你房间吗?”
老王停顿了一下,转过身来:“你不记得了?”
忽悠端起水杯喝水:“嗯。”
老王:“……所以昨天晚上的事你都忘了?”
忽悠:“咳咳,差不多吧。”
老王捏起了手边的刀:“还记得多少?”
忽悠丝毫不觉得危险:“就……就记得在酒吧里喝酒了。”
老王:“你再说一遍?你特娘的怎么提起裤子就不认人??”
忽悠差点呛着:“噗……!你放屁!!”
老王:“我不管!你今天必须对我负责!”说着他把水果刀在案板上剁了剁:“不然我就要……哼哼!”
忽悠:“你要干嘛?剁diao自杀?别冲动啊喂!”
老王:“老子今天就要把你变成后街女孩……”
忽悠赶紧起身逃跑,两人玩儿了一会儿“你来追我呀你追不到我吧啦啦啦”的游戏,就双双饿得瘫倒在地。
“停……停停停,”忽悠歪在沙发上,冲着老王求饶:“不闹了不闹了,没力气了。”
老王坐在不远处的地毯上,轻喘着:“你真的不记得昨天你干什么了?”
忽悠心说我就是记得也不告诉你,就心虚地点了点头。
老王:“……果然还是想一刀杀了你。”
忽悠嘻嘻一笑:“做饭去,快点。”
老王无奈地爬起来,继续做饭去了。
忽悠又无赖地凑上去:“什么好吃的呀。”
老王不理他。
忽悠继续说:“没放香菜吧,这绿绿的是什么呀,看着好恶心。”
老王:“……”
两人沉默了一阵,老王说:“你要是实在无聊就去直播吧。”
忽悠:“???”
老王:“平时我都是一睁开眼就先打开你直播间,听着你的声音给自己做早饭吃的。”
他认真地切着手中的蔬菜,好像在说着什么稀松平常的事:“要么你说点什么也行。少了一只电竞bb机,感觉还有点不习惯。”
忽悠:“……我就在这儿还直播什么呀。”
他心里偷偷骂了老王一句狗贼,过了一会儿又小声的说:“没忘。”
老王背对着忽悠勾起嘴角笑了。
他没接忽悠的话,等了几秒,果然忽悠自己就先承受不住地捂着脸嘤嘤嘤了起来。
老王把食物摆上桌:“行了。不就是你回家以后死抱着我不放非要跟我睡觉,我……”
忽悠:“闭嘴!!狗贼!!!”

吃过饭,两人又差点因为“忽悠的睡衣怎么换的”掐起来,还好被饭菜安慰到的忽悠吃人嘴软,只是吵吵了几句就休战了。
转眼时间就到了一点多,百无聊赖的老王提议出去走走,可宅男忽依旧懒得动。
“今天这个时间再出去玩儿也来不及了,”老王说:“你来之前我特地去借了一台ps4,要不咱俩玩会儿?”
忽悠欣然同意,两人三下五除二就装好了设备,忽悠拿起游戏光碟:“地狱厨房??”
老王:“嗯,那次看你在bw上玩,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忽悠:“……”
老王:“试试看嘛,咱俩配合一定会很默契的。”
“嗯,你知道……这个游戏又叫什么名吗?”
“什么?”
“分手厨房。”
“……”
话虽这么说,他们还是用这个游戏消磨了一整个下午的时光,打通了大部分的关卡。
也从一开始的“你别挤我!”“你会不会玩!”到“这波配合漂亮!”“nice!兄弟!”
但往后的关卡越来越难,他们都不是常玩手柄的选手,到一个需要在一边喷火一边旋转的冰块上做饭的时候,他们重来了N次,终于放弃了。
“算了算了,我觉得这个需要查查攻略。”忽悠把手柄扔到一边,躺倒在地:“我饿了。”
老王也挨着他躺下:“想吃什么?撸串去怎么样?”
“好!!”忽悠来了精神:“我要喝冰可乐!!”
老王顺了顺忽悠的头毛:“好。”
于是他们两个又一起共度了晚餐,然后吹着晚风,在附近的街道散了散步。
“这算我们在一起的第一天吗?”老王忽然问。
“嗝~~”忽悠打了一串长长的嗝儿:“对不起可乐喝多了,你刚刚说什么?”
老王:“……算了。”

睡前,忽悠吹干头发,想了想,还是来了老王房间里。
老王正靠在床头玩手机,听见忽悠走进来,还有点意外:“哟,挺自觉,你是来找我睡觉的吗?”
忽悠盘腿坐到老王对面:“我是想找你谈谈。”
老王:“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忽悠:“??”
老王:“除了恋爱。”
忽悠:“……”
忽悠:“把你的骚话收一收!!老子要跟你说正经事!”
老王赶紧把手机放下:“好好。你说吧。”
忽悠看着老王一脸严肃的样子,又觉得满满一肚子的话无从说起。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一会儿,老王冲忽悠挑了挑眉,忽悠泄气了:“……算了算了,明天再说吧,睡觉睡觉。”
他刚想动身,被老王一把扯住:“别溜啊,上了我的床还想跑,没门儿。”
说完老王摁灭了床头灯,把忽悠抱小孩子似的圈在怀里。
忽悠不顾阻拦地翻了个身,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最后任由老王从背后搂着他,两人静静地躺了会儿。
黑暗中,只有床头闹钟的滴答声,和两人频率相近的心跳。
老王其实也差不多猜到忽悠想说什么。他琢磨了一下打了打腹稿,才问道:“宝贝,你刚才想和我说什么?”
可能是黑暗和老王的体温让忽悠觉得放松,他沉默了几秒,说:“你真的……想和我在一起?”
果然就是这种没有建设性的问题。老王心想。
“当然是真的想啊。”
“……你不是说你是直男吗?”忽悠的声音闷闷的。
这就是变着法的在问“你为什么喜欢我”了。这个人呀,一点儿都不直白。
“嗯……这个嘛,很难说。要是换了别的男生肯定不行,但是你的话就可以。”
忽悠没接话,老王又接着说:“不然人类为什么会发明‘缘分’这种虚无缥缈的词呢?因为感情这种事情本来就谁都说不准啊。再美再优秀的人,也不一定有人真心爱他,相反如果爱上一个人,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理由。”
“我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时候就养成了习惯,每天入睡前看看你的超话,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打开你的直播间,你不直播的时候我就觉得空落落的觉得这一天有点什么事情没做,能和你在微信上聊聊天就会开心好长时间。”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直是弯,我只知道我听见你的声音就开心,你在我身边我就觉得高兴,想和你一起做好多好多事情,永远都和你在一起。”
忽悠的心情很复杂,有点开心,又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哭的感觉。
他沉默了一会儿,直到老王轻轻握住他的手背捏了捏。
“我……”忽悠有些犹豫,之前想好要说的话全忘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
“我其实大概了解你是怎么想的,”老王语气很温柔,像在安抚一个小孩子:“我也知道这条路会很难,但是你不用担心,只要相信我就好。”
“……相信你。你总是能看的很明白,也有勇气。有时候我都觉得到底是谁更年长一些,好多事情都是你在说服我。算了……都听你的。”
忽悠把玩着老王的手指,然后终于肯转过身去和老王面对面:“粉丝那边……”
老王:“没有到非坦白不可的时候就不要说。你可别哪天说漏嘴了,就你,呵。”
忽悠:“……”
忽悠:“我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好吧!”
老王笑笑:“嗯。”
忽悠:“我就是觉得……这样不会委屈你吗?”
老王:“嗯?不会的。呀我的宝贝真会心疼人,那你就在别的方面多补偿补偿我?”说着手就不老实起来,然后被忽悠“啪”地拍了一下。
“滚呐!”

——————
其实昨天就想发的,可是打了一长串字,站起来倒了杯水,回来一看全没了,嘤嘤嘤。
实不相瞒最近特别想写虐的,脑子里全是四十米的长刀( ॑꒳ ॑ )等我忙完了就动手 ( • ̀ω ⁃᷄)✧

评论(10)

热度(74)